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XK小说网/玄幻奇幻/ 《天才妙针》完整版_《天才妙针》夜无伤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天才妙针》完整版_《天才妙针》夜无伤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玄幻奇幻 掌中云 2019-11-28 15:50:18 阅读(17)

  《天才妙针》是一部非常好看的穿越奇幻小说,主角是夜无伤。小说讲述的是:一场意外的劫机事件,夜无伤穿越到了玄天大陆! 带着一卷神奇的天书,开始了他的惊艳之旅! 治病救人,堪称岐黄圣手; 比武竞技,他是绝世天才; 驰骋沙场,化身神威将军; 纵横天下,尽显男儿本色!

《天才妙针》完整版_《天才妙针》夜无伤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精彩章节:

  夏日炎炎,骄阳丝毫不吝惜自己的光和热。

  这里是一片一望无际的戈壁滩,地面早已龟裂,唯一的绿色就是那数千米才能看到一颗的仙人掌!

  荒凉的沙漠中只留下一串脚印,热浪之下,让人眼前发昏…

  一胖一瘦两名佣兵装束的青年,一前一后走在无边无际的沙海中,在两人中央,则是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年,虽然身上穿着质地考究的锦袍,但此刻嘴唇干裂,双脚机械的迈动,随时可能会倒下去…

  "恒河之水,在哪?水…水…"少年喉咙几乎冒烟,对着前面的佣兵喊了两声,声音嘶哑,几不可闻…

  两名佣兵停下脚步,看着一屁股坐在地上的少年,眼中都飘过一缕奸计得逞的笑容…

  "小少爷,你要水啊!"两名佣兵接下自己身上的水囊…

  "咕咚…"

  "咕咚…"

  两人喝了几口,又将水囊塞紧,放回怀里…

  "水…水…"少年吃力的举起手…

  但是两名佣兵却都没有理会,看看四周,这鬼地方自然不会有人…

  "嘿嘿,小少爷,水没了,我看你还是去喝孟婆汤吧!"

  "哈哈,这傻子,还真信沙海中有改变体质的恒河之水…"

  "行了,动手吧,杀了这小子咱们也好找地方快活…"

  一胖一瘦两个佣兵嘲讽的看着地上那少年…

  少年再傻,也知道自己上了当,挣扎着站起来,怒喝道:"你们…你们骗我!"

  "傻子都知道我们骗你了,少爷,夜郎公爵继承人…"胖子嘿嘿一笑,手里握着的钢刀出鞘…

  "当啷…"瘦子也抽出了自己长剑,一前一后,打算结果了这个少年…

  "你们,你们…你们难道不怕夜家的报复!”少年用干裂的嗓音吼着!

  “夜家贵为幽夜王朝武勋世家,唯一的异姓王,夜老王爷更是权势滔天,我们当然怕了,可惜,在这荒漠当中,谁知道我们杀了你呢?”瘦子戏谑的笑着!

  “你们、你们...这些金币都给你们…"少年还以为这两人是见财起意,立刻将怀里揣着的钱袋取了出来,哗啦一声,几百枚金币倒在了沙海中,金灿灿一片…

  两名佣兵双眼发亮,都被那金灿灿的钱财吸引…

  少年不知是哪里来的力气,倒下金币的瞬间,趁着两名佣兵分神,拼命朝着左侧跑去…

  "周猛,去把那小子抓回来…"

  "你去…"

  两人嘴里同时喊着,但手底下却没停,将沙地上金灿灿的金币一把一把的朝自己怀里揣…

  当两人将滚烫的金币连同沙子揣进怀里的时候,那少年已经跑出了有将近百米,当两人准备追上去的时候,那少年一脚踩空,滚下一道沙梁...

  那道沙梁有三四百米长,相当陡峭,一胖一瘦两名佣兵看到这一幕,迟疑了一下,都没有追上去...

  “算了,回去吧,这鬼地方,那小子死定了!”

  “咱们这么回去,没有那小子的人头,能交差吗?”

  “你傻啊,回去交差,还不给**灭口!有了之前那一半定金和这兜里几百金币,够咱们兄弟逍遥快活一阵了!”

  ...

  两名佣兵离开了,沙漠中那少年,挣扎了许久,才从地上爬起来,绵软的杀害,没有对他造成伤害,但严重缺水,再加上头顶让人发晕的日头,不知道他还能坚持多久...

  不知多过去多久,少年倒在了地上,夜幕降临,沙海中的那少年,如同一颗小黑点,毫不起眼,一只趁着夜色外出觅食的沙蝎,发现了这个巨大的猎物,但可惜却无力将其带回地下洞穴,气愤不已的沙蝎,用自己那泛着幽蓝色冷光的蝎尾刺,狠狠地给了这个猎物一下...

  ...

  夜色中,一道青光划破天际,朝着地面飞去,好巧不巧的落在了地面那少年身上!

  “额...”

  “这是什么地方?我居然没死?”

  青光之中一道模糊的意识喃喃自问!!

  青光消散,一个微不可查的声音瞬间响起,“老天,你在耍我吗?我夜无伤可是新世纪的好青年,虽然只有短短二十五年的生命,但我可是为华夏族伟大复兴,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夜无伤,一个闻名世界的侠盗,虽然只有短短二十五年生命,却为华夏国找回了数百件珍惜的流失文物!

  但一场意外的劫机事件中,夜无伤与劫匪殊死搏斗,虽然杀死了劫匪,但夜无伤也不幸中弹身亡!

  而他的灵魂,却被一卷古朴的卷轴包裹,化为青光穿越虚空,占据了眼下这具身体!

  可是夜无伤还来不及庆幸自己死里逃生,他就忍不住开始骂娘!

  因为自己刚刚穿越,居然俯身在一个濒死之人身上!

  在戈壁滩,没有水,而且身体**,似乎还中了毒!

  “老天,这就是你给我最后的体验吗?假如再让我说一句肺腑之言,呵呵,代我问候你二大爷!”

  夜无伤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好人不长命,多么痛的领悟!

  ...

  “福伯,那里好像是一个人,我们下去看看!”

  一只翼展超过三丈的猛禽,背上分坐着三人。

  此时说话的少女有着完美无瑕的五官,身着鹅黄色衣裙,一头披肩的长发迎风飞扬,纯洁闪亮的眼睛扑闪扑闪的。

  再加上她那出尘于世的气质和绝美的容貌,绝对可以引起男人之间的战争!

  听到这话,坐在她左边,一名五十开外的老者朝着下方看了看。

  “哦,是有一个人,不过在这大戈壁里面,活着的希望不大!”

  福伯虽然有几分惋惜,但是看过太多生死的他,却没有将这一个陌生人放在眼中。

  “福伯,咱们下去看看吧,说不定他还活着呢,姥姥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但是鹅黄衣裙的少女脸上露出一丝不忍,还要下去看一看!

  “珊儿,咱们还要赶路要紧,不要管这种闲事了,那人十有八九已经死了,没必要去惹那个晦气!”

  在那珊儿右边,一名黑袍少年劝道,此人年纪与珊儿相仿,虽然算不得俊美,但也五官端正,英姿勃发。

  他看向珊儿的眼光也是极为火热,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要是对这样的一个美人坯子不心动才是怪事。

  “福伯,我想下去看看!”

  珊儿听到这话,并没有理会旁边的那名黑衣少年,而是将头转向福伯。

  “好吧,我们就下去看看吧!”

  福伯笑了笑,点头应允!

  ...

  福伯走到那人身边,略微查看了下,“这人应该是在迷失了方向,没有水源才晕倒的!咦,他好像还被黑斑毒蝎蜇了!”

  “啊!这么严重?福伯,还有救吗?”珊儿一下就跳到了福伯面前,脸上露出急切的神色,看着地上面色有些发黑的人问道。

  “缺水倒没有什么问题,只是他应该是在两天之前被蝎子蛰了,毒性已经扩散到全身,想要救他只怕不容易啊!”

  福伯眉头皱了起来,这黑斑毒蝎虽然毒性并不剧烈,但是已经被蛰了两天,毒性扩散到了全身,显然不是一日两日可以救治的。

  “中毒?福伯,以您的修为难道也不能把毒逼出来吗?”

  珊儿有些惊讶,福伯的修为她可是知道的,若是福伯都没办法,她就更加束手无策了!

  福伯犹豫了一下,“救他倒是不难,可是要给他驱毒,我们至少要耽误两三日,时间上有些来不及啊!”

  “福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只是三日时间,咱们最多让烈儿飞快点!”

  珊儿一边说着,回头看看那略通人性的猛禽,“烈儿,你再飞快点,等回去了我让姥姥多给你一粒玄兽丹!”

  原本有些无奈的猛禽听到玄兽丹这三个字,立刻抬起了头,摆出一副义无反顾的神态。

  “珊儿,您这一路可是许诺了烈儿好几粒玄兽丹了,烈儿即便是再加速,也追不回三日的时间啊!”

  福伯无奈的说着,心中暗叹:这丫头就是心太软了,只是救治一个陌生人,耽误他们的行程却有些不值得!

  “福伯,我们总不能见死不救啊!”珊儿却不忍心,目光炯炯的看着福伯。

  “哎,不是我见死不救,而是咱们这次已经晚了...”

  福伯也有些为难,这丫头很少与外界接触,所以对于外界的险恶与争斗还不了解,对于生死自然不能看透。

  这时,那个黑衣少年却已经到了跟前,这一回他可是学乖了,并没有劝珊儿放弃救人。

  “福伯,我这里有一颗解毒的丹药,您看看要是将这个给他服下去,咱们是不是能节省一些时间!”

  投其所好,既然珊儿喜欢救人,那自己帮她救人总没错吧!

  虽然这一颗三品的清毒丹让他有些心疼,但是为了博取珊儿的芳心,一切都是值得的!

  珊儿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黑衣少年,这可不是他的风格啊!

  不过珊儿只是善良,并不是愚蠢,很快就想到了原因。

  “清毒丹是有些效果,但是这毒已经侵入身体两日,三品的清毒丹效果有限,至少也还需要两日!”

  福伯饶有寓意的看了那黑衣少年一眼,却摇着头说道。

  “福伯,那这颗活心丹也有解毒的功效,应该有用吧!”珊儿听到这解毒丹有效果,立刻就将一只小小的檀木盒取出。

  珊儿的话,让那黑衣少年不禁张大了嘴。

  “珊儿,这可是七品丹药,怎么能拿来给一个不相干的人!”

  黑衣少年不禁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活心丹,可是连他都看着心动的好东西,只要有一口气,就能将人救活!

  福伯脸上的表情也一僵,“丫头,这活心丹是让你在遇到紧急情况下保命的东西,怎么能随便给人呢!”

  珊儿却没有收回去的意思,对着福伯笑着:“福伯,我能遇到什么危险啊,还是赶紧将他救活,咱们好上路!”

  福伯知道小姐的脾气,虽然七品丹药也比较珍惜,但是以他们的身份也的确并不会太在意这些。

  “好吧,有了这活心丹,估计半日时间足够了!”

  福伯点点头,将活心丹接过去,将地上之人仰面朝上,一手抬着他的头,把活心丹送进口中。

  不过此时这人显然已经失去了吞咽的能力,但是这活心丹入口即化,一股暖流顺着咽喉进入了他的体内。

  福伯也没有闲着,将那人扶起坐下,然后盘坐在他的背后,双手紫光流转,按在那人背心,开始为其驱毒。

  半日之后,一口黑血从那人嘴里喷了出来。

  福伯收手,将那人放平,然后自己开始调息。

  “给他喂一点水,不要太多!”福伯对珊儿说了句,自己就闭目凝神开始调息。

  “嗯!”

  珊儿看到福伯收功,知道这人算是救过来了。

  她连忙弯下腰,取出一只水袋,伸手将那浑身脏兮兮的人扶起,让他靠在自己左肩,然后小心的喂水!

  看到珊儿让那脏兮兮的家伙靠着自己,丝毫没有男女之妨,黑衣少年的脸色立刻就难看起来,真恨不得现在躺在地上的是自己。

  “珊儿,我来吧!”

  黑衣少年看不下去,就要接过珊儿手中的水袋。

  “不用了,他现在喝不了几口!”

  珊儿将水给那人喂了几口,虽然大部分都从嘴角流了出去,但是也喝下了一些。

  珊儿将水袋靠到身边,然后从身上取出一块丝织手绢,将那人嘴角的水渍与血迹擦下。

  黑衣少年越看越气,却只能双拳紧握,眼中暗含着恨意瞪着那少年。

  珊儿给那人喂完水,又将少年平放在地上,等候福伯恢复。

  过了有一刻钟,福伯就结束了打坐,睁开眼睛,看了看面前那还在昏迷的人。

  “哎,小姐,咱们得走了,这人我们带出戈壁,找个地方安置就好了!”

  珊儿点点头,并没有反对,他也知道这次的事情重要,不能拖延时间。

  福伯站起身,将那少年提起来,跳到了猛禽背上,呼啸而去!

  ...

  “额...”

  一刻钟之后,夜无伤猛然睁开眼睛,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让他瞬间恢复了清醒!

  “你醒了...”一道惊喜的声音传来,夜无伤睁开眼睛,看到眼前那美绝人寰的容貌,他的双眼再也无法挪动...

  “你、你没事吧...”虽然曾经有无数人用痴迷的眼神看着她,但是此刻这少年眼中,却有一些不同于其他男人的目光!

  夜无伤吃力的抬起手,眼中泛起了泪光...

  “霓裳、是你吗?真的是你?我不是在做梦...”夜无伤说话的时候,那干裂的手指,落在了那名叫雨珊的少女脸颊半寸处,却始终不敢落下,似乎怕自己落下之后,又会是一场迷梦...

  雨珊在夜无伤抬起手的瞬间也吓了一跳,但是当她看到夜无伤眼中的泪水和那迟迟不敢落下的手指,内心忍不住一颤,这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年,到底经历过什么,他为什么会如此悲伤?

  “混蛋,该死的边荒*民,拿开你的脏手!”站在一旁的那个黑衣少年,在看到夜无伤的手指即将碰到雨珊的时候,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愤怒,抬起手掌就朝着躺在那里的夜无伤拍去,他掌中泛着青色玄光,别说夜无伤现在虚弱无比,就算是完好如初,这一掌下去,也会要了他的命!

  “砰...”

  黑衣少年手中的青光落在夜无伤胸口,原本就虚弱到了极致的夜无伤,胸口受到重击,双目带着不甘怒视那个攻击自己的黑衣少年,猛然喷出一口血,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风凌,你干什么...”雨珊挡在了夜无伤面前,不满的瞪着风凌!

  “珊儿,他、他、他竟敢对你...”风凌被气的说不出话来!

  “够了!”原本站在前方神游天外的福伯,不满的瞪了风凌一眼,似乎对他的表现很失望!

  风凌握紧拳头,却不敢再说话,但看向夜无伤的眼神,无比怨毒!

  福伯查看了夜无伤的伤势,微微皱了皱眉头,“古怪,天下间怎么会有这种体质?”

  福伯见多识广,但还是第一次见到一个人的经脉当中凝结着如同红色水晶一般的结晶体,这些结晶体完全堵塞了他的经脉,别说修炼,能活到现在都是奇迹!更让他惊讶的是,这少年的丹田,如同漏斗,根本无法存留任何玄气!

  一个人的丹田是储存玄气的唯一场所,但是此人丹田无法储存玄气,这些玄气完全堆积在经脉中,天长日久形成了玄气结晶体,经脉堵塞的后果,不仅仅是无法修炼,只怕最多一两年,就会致命!

  “福伯,他怎么样?”雨珊急切的问了一句。

  福伯没有隐瞒,将夜无伤的状况说了出来!

  “福伯,你救救他吧!”雨珊水汪汪的大眼睛眼巴巴的看着福伯。

  福伯叹口气,摇了摇头,“这种体质亘古未见,老夫也无能为力,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帮他把经脉中的玄气化开,只要日后不再修炼,也就不会有生命危险!”

  听到福伯的话,雨珊略微有些失落,毕竟在这个武者为尊的世界,不能修炼,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

  风凌嘴角泛起一抹冷笑,哼,果然是一个**!

  福伯将夜无伤扶起来,让他盘膝而坐,一只手按在夜无伤背后,青紫色的玄气缓缓涌入...

  随着福伯的玄气进入夜无伤体内,那经脉中的红色结晶,有了消融的迹象...

  “这小子的经脉怎么会如此强韧...”在治疗的过程中,福伯再次惊讶,那些玄气结晶化开之后,夜无伤的经脉尽数展现。

  一个人经脉的宽度和韧性,与修为速度息息相关,这小子的资质放在他们所在的势力当中,都称得上天才吧!

  只可惜,他拥有一个废丹田,无法容纳玄气若是强行修炼,性命堪忧!

  福伯无奈摇头!有些事情,就连他也无法改变!

  夜无伤还没有清醒,但身体已经没有了大碍,虽然不能修炼,但至少身体的隐患已经消失。

  夜无伤被安置在了一个叫福星镇的地方,雨珊这才放下了心,或许是夜无伤眼中那满含着深情的泪水,那迟迟不敢落下的手指,让她的心莫名一颤,才会对这个少年充满怜惜。

  留下一封信,告诉夜无伤他身体的状况,雨珊三人再次离去!

  福伯露出一丝笑容,“现在总该放心了吧,丫头,咱们后面可真的没时间再耽搁了!”

  “呵呵,知道了福伯,走吧走吧,我不会再耽误时间了!”珊儿点点头,连忙回答。

  三人再次坐上红色大鸟背部,朝着西方飞行,片刻之间就失去了踪迹!

  ...

继续阅读
Copyright © 1998-2019 //www.xkxs5.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