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XK小说网/都市小说/ 前妻归来:总裁大人太难缠全文章节在线阅读

前妻归来:总裁大人太难缠全文章节在线阅读

都市小说 掌中云 2019-11-28 10:34:41 阅读(29)

  《前妻归来:总裁大人太难缠》是一部都市重生总裁小说,全文讲述:三年前,乔楠不知怎的就招惹上了白莲花,被害的家破人亡,音容尽毁不说,爱了六年的丈夫还处处误会她,口口声声说要娶白莲花。 是可忍,孰不可忍! 乔楠与白莲花准备同归于尽,可丈夫却处处袒护导致她刺杀失败,还害的她差点葬身火海。 三年后,浴火重生的乔楠强势归来,她发誓要血债血偿,让那些欠她的人也全都尝一尝失去一切的痛苦!

  小说精彩章节:

  凌晨三点,陆家别墅。

  躺在床上的乔楠突然被人一把翻了过去,欣长健硕的男人像往常一样从后面捏住她的腰身,单手抓着她的头发,让她像一个狗似的跪立姿态趴在床上。

  扑天盖地的酒味袭来,乔楠的眼眶倏地一红。

  而粗粝的大手却不管不顾的扯拽着她的衣裙,就像是对待一个泄欲的玩偶,丝毫没有对待妻子该有的温柔。

  “陆明睿!”

  她情绪激动的转过身,伸手用力推开陆明睿,一脸恼怒的歇斯底里。

  “结婚三年,每次都是后入的姿势,从来不敢看我的脸,是怕想起和你上床的人是我,而不是我后妈吗?”

  乔楠气得胸口剧烈起伏,她本以为自己练就了钢筋铁骨,可是提及到了这件事情,她却像是心口长满了浓疮,溃烂发炎。

  从里到外简单又轻易的击溃她看似坚不可摧的盔甲,把她打回原形,痛苦不堪。

  结婚三年,他每次都是在喝醉后才会碰她, 并且始终还要强迫的让她跪在安怡照片面前,做出忏悔的样子。。

  而他自己则更是一遍又一遍的在意乱情迷时喊着她后**名字,直至嗓音沙哑。

  他有多爱安怡,就有多恨她乔楠。

  所以哪怕是在房事上,他都会不遗余力的用最残忍的办法侮辱她,折磨她。

  “你一个**,有什么资格提她!”

  果不其然,陆明睿在听到她的话眸光骤寒,满腔的怒火恨不得当即扒了乔楠的皮。

  话落,陆明睿就嫌恶的一把推开乔楠,像是碰到了恶心的东西,眉头紧蹙的就想要离开。

  咚——

  乔楠被他推了个踉跄,脑袋狠狠撞到墙壁,发出清脆刺耳的声音。

  可她看到他要走,也顾不得痛意,而是一脸慌张的抓住他的胳膊,强行把他拽住,“你给我说清楚,如果我是**,那她安怡是什么!”

  “为了钱,故意破坏自己闺蜜爸**婚姻,嫁给了比她大20岁的男人,抛弃了当初破产的你,这么不要脸的女人,是不是连我这个**都不如!”

  “你还敢侮辱她!”

  往事被提起,陆明睿醉意瞬间去了大半。

  眼眸阴鸷的如同布满寒霜,额头青筋暴起的一把掐住她的脖子,将她按到在床上,那暴戾的模样像是要立刻杀死她一样。

  “安怡当年为了我,到处奔波去拉投资填补公司亏空,而**却趁人之危的**了安怡,”

  “还威逼利诱让安怡嫁给他,否则就彻底吞并我的公司,现如今你这个禽兽的女儿居然还敢侮辱安怡,真是找死!”

  滔天的恨意如同天罗地网般罩住了整个房间,掐在乔楠脖子上的指间骤然加大力气。

  她满脸被憋得通红,眼睛却茫然睁的大大的,不敢置信的望着眸中满是怒火跃动的陆明睿。

  他居然以为是安怡为他填补的亏空!

  当年他公司出事,安怡第一时间就是到处勾引大款另谋出路。

  而她却不顾所有朋友的劝说,不惜与家里闹翻也要拿出自己的股份给他填补亏空,助他度过难关。

  可没想到,她所做的这一切所有的功劳居然全都落在了安怡身上。

  而她倒成了仇恨的发泄物,没日没夜的被他折磨,为她的父亲忏悔罪行。

  乔楠脸色乌青,强忍着脖颈间的窒息,费力的嘲讽着他,“蠢货,陆明睿你就是个蠢货,活该你心爱的女人被50多岁的老头子睡!”

  “你找死!”

  陆明睿满脸寒霜,一手掐着她的脖子,一手抓着她的头皮,近乎发狂般的将她拽到自己身下,目光凌厉尖锐得恨不得在她脸上戳出两个洞来。

  “今天我就杀了你,替你禽兽的父亲谢罪!”

  他的恨意没有丝毫的伪装,就是那么清晰的落进乔楠眼中。

  她甚至都有些怀疑,自己爱了他三年,为他做的这么多事情究竟值不值得。

  “杀了我?”乔楠望着他,讥笑着,“好啊,最好赶紧杀了我,这样我就永远是你的陆太太,她安怡就算和你再结婚,也只是个续弦的小妾!”

  “想死,好,今天我就满足你!”陆明睿被她气得脸色铁青,心中的怒火无处宣泄。

  他瞪着身下不甘示弱的这双眼睛,心烦更重,他一把撕开她的睡裙,吼了声,“你不是想让我再前面要你吗,今天我就随了你的心愿!”

  “啊!”乔楠尖叫一声,可却为时已晚,陆明睿已经像是野兽般撕裂着她。

  她痛得全身仿佛散了架般,痛得无力挣扎。

  可她却倔强的不哭,任由所有的泪水全都没入了心里,一颗一颗的眼泪,刺的她心口生疼,仿佛这样就可以保存她仅存的一丝尊严。

  事后,陆明睿从她身上起来打开抽屉,一如往常般扔给了她一片紧急避孕药。

  而他自己则是紧皱眉头,一脸不悦的去了浴室洗澡,仿佛刚刚碰她是一件多么令人恶心的事情。

  她看着敞开的抽屉里面,那张已经被撕的破破烂烂又用胶水重新粘起来的结婚证,微微有些错愕伸手拿了过来。

  如视珍宝的捧在手里,仔细的去看,两人的照片已经满是裂痕。

  但俩人肩膀相连的地方却完好无损,仅仅几厘米的距离,就像是连接着她现在摇摇欲坠的婚姻的几厘米,再也经不起一点的风吹草动。

  陆明睿从浴室出来,就看到乔楠坐在床上捧着结婚证发着呆。

  苍白的唇瓣被她咬出了鲜血,星星泛红,屋内的灯光照在她漆黑的瞳仁中,可以清楚的看到她莹莹的泪光闪烁着。

  下一秒,汇集在眼角的泪水形成豆大的泪滴溅落在她手上的结婚证上,把红色封面冲刷的有些泛白。

  这应该是他第一次看到乔楠哭。

  他从前不论怎么折磨她,她都没有掉过一滴眼泪,为此他还觉得乔楠就是一个心狠之人,没想到她也会哭。

  只不过,让他有些奇怪的是,他为什么看到乔楠痛苦,难过,没有一点想象中的开心。

  乔楠现在这样,就是她的报应,是她自找的,她就活该为了她的禽兽父亲赎罪,这都是她欠他的,可他为什么会莫名的烦躁呢?

  他这么一想,越发心烦,踏步上前伸手一把抢过结婚证,在乔楠惊愕抬头看着他的时候,用力一把将结婚证撕开。

  刺啦——

  这声音就像是谁用斧头将乔楠的心狠狠劈成了两半。

  她看着被陆明睿撕成两半的结婚证,那唯一相连的几厘米此刻变成了两半,连条缝隙都没有剩下。

  彻底将照片上的俩人分开,好似将她这岌岌可危的婚姻也一同狠狠撕开了一样。

  “这结婚证就是我的耻辱!”

  冰冷恶毒的声音从陆明睿紧抿的薄唇中吐出,他不遗余力的羞辱着她,这仿佛成了他生活中的一大乐趣。

  可这次,乔楠却没有往常那般露出难过,或是伤心的神情,哪怕一丝都没有。

  她只是平静的抬头注视着他,漆黑明亮的瞳仁有些空洞,声音平淡无波的每个字都在一个音调上一样。

  “陆明睿,咱们离婚吧。”

  乔楠抬头,望着眼前这个男人,她不知道究竟是哪里出了错,明明他的眉眼依旧是三年前她爱的模样,可她却在今朝溺死在了这条璨若星河的眸中,不治身亡。

  或许,离婚就是这段感情最好的归宿。

  陆明睿浑身僵住,耳旁如蜂鸣般“嗡嗡”作响,他错愕的看着眼前挂着笑意的女人,满是不敢置信。

  她居然提出了离婚?

  一向害怕离开他的女人,居然提出了离婚?

  他的指节不由的攥成拳,手背上的青筋“突突”的跳动着,他凝视着她脸上越发不在乎的笑容,只觉得刺眼,像是被针扎了一般,刺的睁不开眸。

  “你想离婚?你配吗?”他面色骤寒,冷冷的讥讽,“你欠我的还没有还完,就想离开,可能吗?”

  “可我不爱你了。”她笑的灿烂,像是如释重负说出了某种负担一般。

  简单的音符,落尽陆明睿的耳中,却让他的心跳突然乱了节奏,嘴角微抿,隐隐透出几分不悦的盯着一脸无所谓的乔楠,“我从来没有爱过你。”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像是给了她当头一棒,彻底宣告死亡般的绝望,她闭着眼睛倒吸了好几口凉气,“和我离婚,我把名下所有的资金还有股份都给你。”

  房间内,徘徊着冷冽气氛,安静的有些不像话。

  好久,才响起了一道低沉暗哑的男声。

  “好。”

  ……

  离婚的这天,下着毛毛细雨,地上泛黄的落叶被踩的“吱吱”作响,破碎不堪。

  陆明睿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衫,撑着黑色的伞站在门口,秋风把他额前的碎发微微吹动,一副不染尘埃的干净模样,纯洁的就像是她第一次看到他时候的样子。

  当年,他就是这么一副简单干净的样子,让她为他坠入了地狱,永世灰暗。

  现在,也该轮回了。

  他们没有寒暄,没有争吵,平静的就像是两个路人似的进了民政局。

  直到工作人员让出示结婚证时,乔楠却犹豫了很久,面色有些难看,唇瓣都被她咬的泛白,才颤抖着手掏出了满是裂痕的结婚证。

  她看着工作人员拿着公章在上面落定的时候,心脏狠狠的抽动了一下,指尖都微微发抖。

  原来,彻底分开的时候,她的心还是很疼呢。

  乔楠伫立在原地,看着陆明睿像是甩掉了什么恶心的包袱般自由又轻松的背影,心痛的泪眼氤氲,她扭过头,几乎是卑微的恳求着工作人员。

  “那个作废的结婚证可不可以还给我,做个纪念?”

  她忘了工作人员当时看她的究竟是什么嘲讽神情,她只记得自己最后是怎么如视珍宝的把那本满是裂痕的结婚证收回包里,小心珍藏的。

  出了民政局,她看着陆明睿背影的眼眶有些濡湿,甚至在心里一遍遍的想着,他会不会回头看她一眼,哪怕是一眼,她就不会怪他这么对自己了。

  可是,他没有。

  他步调始终决绝,毫无回头的意思。

  心一点点沉下去,像是溺死在大海之中,不见踪迹。

  “陆明睿!”她大步拦住他的去路,抬头凝视着他,眼中明明是雾气氤氲,可她却偏要满身傲骨笑的张狂,“你记住,是姑奶奶我不想和你在一起了,是我甩了你!”

  说着,她一把摘下手上的戒指,不由分说的砸在了陆明睿的俊脸上,“快滚去找你的小三吧,姑奶奶我不要你了!”

  她自顾不在乎的转身离开,可刚走了没两步,后背就被什么东西狠狠砸中,紧接着传来一声恶语冷厉的声音,“疯子。”

  她全身僵硬的顿下脚步,转身看去,陆明睿早已经消失不见,地上只留下了他的那枚戒指。

  乔楠忽然就没了刚刚的决绝,她缓缓的蹲下身子,捡起地上的戒指,忽然泪如雨下,哭的像是个孩子。

  没关系的,真的没关系的。

  她会忘了他的,一定会忘了他的。

  就在这时,耳旁突然响起发动声怒吼的声音,像是野兽在大声咆哮一样,随着两道耀眼的光束蓦地将乔楠笼罩,晃的她根本睁不开眼睛。

  嗡——

  突然间,发动机咆哮的声音骤然加大,一辆卡车像是疯了一样猛地冲了过来,直直的朝着她撞来。

  这一幕太快,太突然,让乔楠一时之间都没反应过来,心惊的只愣在了原地发颤。

  “小心!”

  一道熟悉的女声骤然响起,紧接着乔楠被狠狠的推到一旁,巨大的冲击力让她撞向一旁的树干,仿佛五脏六腑都要从身体里飞出来一样,痛得乔楠瞬间惊呼了一声,“啊!”

  “砰……”

  一声巨响,猛地响起。

  巨大的卡车直接将一个人撞飞了两米,鲜血染红了地面,猩红的液体溅在乔楠的脸上,不远处,那个穿着蓝色大衣躺在血泊之中的女人正睁大了眼睛担心的看着她。

  车子还在发出“嗡嗡”的巨响,乔楠却一点声音都听不到,她惊恐的睁大眼睛看着那个女人,撕心裂肺的咆哮了一声。

  “妈!”

  她连滚带爬的跑过去,颤抖的跪在女人的身旁,无助的哭诉,大喊,“妈!”

  眼泪混着雨水变得极为滚烫又酸涩的落在女人的脸上,她看着自己的女儿,气息却极其微弱,张着嘴想要说什么,却始终发不出声音,眼珠急的发转,只能费力的用沾满血迹的手指轻敲着手机。

  “妈,你想告诉我什么?妈!”乔楠崩溃的大哭。

  可她妈妈却没了回答的力气,气若游丝的睁大眼睛看着她,似乎是想把乔楠的模样深深的印在她生命的最后几秒钟里。

  “妈,你醒醒,不能睡听到没有!妈!”

  乔楠拼命的和她妈妈说着话,可怀里的人还是控制不住的缓缓阖着眼睛,乔楠吓得大哭,却根本阻止不了那微弱的气息一点点消失不见。

  鲜血灌满了她妈**鼻腔,顺着脸颊落在她的掌心中,一点点的干涸凝结,她的心就像是被人死死的捏住,疼的无法呼吸。

  “妈!”

  警笛声在她耳旁嗡嗡响起,乔楠紧紧抱着他**尸体号嚎啕大哭,声声惧烈。

  而交警们则是第一时间排查了事故现场,得出了司机酒驾才发生车祸的结果,并且通知乔楠一切都会走司法程序,有任何结果会第一时间通知她。

  可整整三天,乔楠都没有办法接受这一现实。

  她披头散发的伫立在肇事司机面前,红肿的两个眼睛已经毫无光彩,空洞的吓人,声音沙哑却高昂的质问他,“真的没有人指使你吗!”

  “没有,没有!”肇事司机崩溃的抓着头发,绝望的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我真的是喝醉了酒想回家,我……”

  “你胡说八道!”没等他说完,乔楠就厉言疾色的打断了他,“正常人谁会早晨八点去喝酒,而且去你家也根本不是民政局那条路!”

  任由他说什么,乔楠根本都不相信。

  因为事发之后,她才看到她手机上有十几通他妈**未接来电,当时她手机静音没有听到,可事发的时候,她妈妈又刚好出现在民政局门口救了她。

  这一幕幕,太过于凑巧,让人不得不生疑。

  “究竟是谁指使你的!”乔楠越想越气急,直接声嘶力竭的大吼着,恨不得冲过面前的玻璃窗掐着他的脖子质问,“你为什么要杀死我妈妈,为什么!”

  “小姐,请你冷静点。”狱警看到乔楠情绪崩溃,赶忙抓着她的胳膊,就要把她带去去,可乔楠就像是疯了一样,死死的抓着椅子,情绪失控的大吼着,“这一定不是意外,一定不是!”

  挣扎着,乔楠口袋里她妈**手机“砰”的一下摔了出去,刺耳的声音把乔楠吓了一大跳,她连滚带爬的跑过去,抓着手机胡乱的开始拨弄着,生怕有一丝的损坏。

  只是,当她翻到通话记录那一页的时候,整个人却像是被点了穴一样的僵在了原地,后背都不禁冒出了冷汗。

  因为,她妈妈在出事之前联系的最后一个人,居然是……

  她的后妈。

  安怡。

继续阅读
Copyright © 1998-2019 //www.xkxs5.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