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XK小说网/古代言情/ 《神医小毒妃》洛云珠,上官流月,楚轻尘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神医小毒妃》洛云珠,上官流月,楚轻尘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古代言情 奇热小说 2019-12-08 20:11:51 阅读(20)

  《神医小毒妃》是作者姑苏小七所著的一部很好看的穿越小说,主角洛云珠,上官流月,楚轻尘。小说讲述了:上官流月出生于医术世家,却被世人嘲讽是草包,在被未婚夫陷害失身于陌生男人后,那个男人却丢下一枚戒指,告诉她,“这是定情信物,放心,本王会娶你为妻。” 所有人本以为上官流月会陷入泥潭,可她却绽放风华,成为天才神医。 所有人本以为上官流月会嫁不出去,可那个潢贵胄的男人楚轻尘突然带着金山银山上门提亲:“本王说到做到,前来娶你为妻。”

  小说精彩章节:

  日落漫天,云霞飞舞,男子一袭玄色的金丝软袍,有如神祗般立于巍峨的高墙之上,风吹起他乌黑的三千青丝,那耀眼的气质夺尽了世间的风光霁月。

  那精雕玉琢的容颜上,长眉入鬓,一双漆黑的眸子带着浓浓的杀伐之气,绯红的朱唇因为中了媚毒而略显苍白。

  即使他身中剧毒,依旧像一尊神一样立在那里,衣带翩翩,举手投足间溢出狂傲霸道的王者之气,神秘威严,只是他的身体越来越躁热,薄唇渐渐溢出血迹,鲜血很快把他的朱唇染得殷红,像带血的樱花。

  如果再不解毒,他很快就会死在这里。

  须臾之间,他看到下面的一间厢房外,有个满脸麻子的脚夫抱着一名女子进入房内,那女子的脸被头发覆盖着,看不清她的长相,她不能动也不能说话,很明显被人点了穴道。

  男人深遂的凤眸里闪过一缕狂野而魅惑的冷笑,攸地,修长的玉手戴上一张银白色的面具,一阵疾风闪过,他人已经悄无生息的闪进了房内。

  一记手刀冷劈,那脚夫已经被劈晕,男人邪冷的睨了他一眼,一脚把他踹到了床下。

  洛云珠在醒着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被点了穴道放到床上,接着,一个戴着面具、满眼妖冶肃杀的男人已经覆上她的身,开始解她的衣裳。

  男人虽然戴着面具,身上却有着帝王般的矜贵气质,面具下露出的双眼冷傲强势,深不可测,洛云珠愤恨的盯着他,想动却发现自己动不了。

  “放心,本王会对你负责!”

  男人在她耳畔落下滚烫而诱惑的话语,红唇便覆上了她的唇,攸地,他身子朝她狠狠的一挺,便在她身上霸道的驰骋起来!

  一股撕裂的痛从心底传来,痛得洛云珠的心重重的揪成一团,男人的律动又凶猛又霸道,洛云珠身体虽然像着火一样痛,却只能眼睁睁的瞪着他。

  她的脸被头发遮住,她只能透过头发丝看到压在上方男人面具下的一双眼睛,这双眼睛仿佛凝聚了日月精华,璀璨漂亮,灿若星辰,一排纤长的睫毛宛若浓密的蒲扇一般,绚丽而鬼魅,看得她一片胆寒。

  身体的痛不及心里的痛,她现在满腹的疑问,这是哪里?

  几分钟之前,她明明正在和下属做一台难度极高的手术,在手术将要完成的时候,病人家属以为她们把人治死了,冲进来拿刀朝她的心窝子捅了过来。

  她一代医学天才,能医死人、活白骨,竟然陨落在一个粗鄙无知的病人家属身上。

  然后她一醒来,就发现这个戴面具的男人覆了上来。

  突然间,一串串记忆像雪花般飞进她的脑海,她似乎是穿越了!

  这具身体的原主叫上官流月,是大将军府、也是医学世家最懦弱最废材的嫡女,还是当今太子的未婚妻。

  太子今日在琉璃园举办赏花宴,爱慕太子的流月为了看他也小心翼翼的来了,没想到在一个时辰前被人点了穴道放进厢房,然后就有个满脸麻子的脚夫进来**她!

  在那麻子准备解她衣裳的时候,她居然因为太胆小太害怕,被活活的吓死了。然后洛云珠的灵魂便占据了这副身体,等她睁开眼的时候,麻子已被这个男人踹到床下,换成他覆了上来。

  所以她现在正遭受凌虐,她的身体像被火烧一样,不过渐渐的,身上男人霸道索取的动作混着温柔和怜惜,他发出沙哑而压抑的低吼,强势的占有着她。

  他那面具只有半截,遮住了他上半边张脸,下半截露出的唇贪念的在她唇上吮吸、啃咬,仿佛把她揉进身体里去宣示他的**。

  真是个极具占有欲的霸道男人,洛云珠好恨,好想一拳给他打过去,可她不能动,只得任由他把她带向地狱。

  洛云珠很快就冷静的接受了原主的记忆。不,她现在不是洛云珠,而是上官流月,上官家最不受待见的**。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男人眼里闪过一抹浓浓的肃杀之气,冷酷狠绝的看了眼外头,然后迅速起身,一个旋身穿好衣袍,动作潇洒姿意,仪态万千。

  蓦然间,他冷酷的看向床上的流月,从骨节分明的玉指上摘下一颗闪着金光的红宝石戒指,扔到她身上:“这是本王的定情信物,你等着,本王会娶你为妻。”

  这时,远处的脚步声越来越大,男人双眸犀利的一扫,难道杀手又追来了?

  紧急着,他一个旋身便飞出了房间,衣玦翻飞,美若谪仙,临走前,他还给流月解了穴道。

  他在临走之前还看了流月一眼,面具下那双冰冷的凤眸危险、冷酷、狠绝,女人的脸被头发遮住来不及看清,再加上他刚才中毒神志不清,半眯起眼睛朦胧行事,眼前全是重影,没看清她的模样,只隐隐记得她小腹上有朵梅花的胎记。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急着是两个丫鬟阴冷的声音。

  “怎么样?那脚夫把那小**办了吗?”

  “肯定早就办了。这病秧子体弱多病,懦弱无能,居然还霸占着太子妃的位置不放手,太子殿下早就想甩掉她了,谁知她那么不要脸,以皇帝赐婚为由坚决不退婚。这不,连累殿下只能娶一个没用的**,殿下厌恶她都来不及,她居然还敢跑到琉璃园来丢人现眼。殿下正好趁此机会毁了她,好找借口退掉这门亲事。”

  “对,她被王二麻子奸污破了身,手臂上肯定没有守宫砂了,这样太子就有借口退婚。绿萝,你赶紧进去检查一下她那守宫砂还在不在。”

  听到推门声的同时,流月发现自己能动了,她赶紧将那枚红宝石戒指揣进兜里,然后闭上眼睛假装睡着。

  透过一丝眼缝,流月看到那个叫绿萝的丫鬟朝她冷冷的走进来,并且撸起她的袖子,粗鲁的检查着她的手臂。

  检查完毕之后,绿萝脸上露出奸计得逞的阴狠笑容,然后迅速带上门离开。

  走到门外她对另一个丫鬟说了句:“守宫砂没了,她已经被破身,不过王二麻子不在,估计吃干抹净溜了,得把他抓进来指证这**。”

  流月漆黑的眸子攸地冷睁,她陡地坐起身,看了眼自己的右臂,的确雪白一片,什么也没有。

  就在这时,她突然听到床底下传来“砰”的一声,紧急着,一声咒骂从床底传来:“他**,是谁把老子打晕了塞在床下!”

  流月一愣,眼神瞬间骤冷,这床下竟然有人,她冷静的穿好衣裳,观察四周有没有趁手的武器。

  在那男人爬出来之际,流月已经冷冷的握紧床头的花瓶,暗中作好埋伏。

  “草,你醒了?小丫头倒是长得挺美的,这样的绝色天仙,就算她们不给钱,老子也心甘情愿的上你,春霄一刻值千金,小丫头我们来吧……”

  就在满脸痤疮的王二麻子要扑向流月时,流月已经凌厉的将手中的花瓶砸向王二麻子,正砸中他的头顶。

  倾刻之间,一大片鲜血从王二麻子的头顶流下来,他痛得目眦欲裂,伸手往头上一抹,就抹下了满手的鲜血,“草你个小**,竟然敢砸我,你信不信我杀了你!”

  就在王二麻子要动手之际,又是“砰”的一声,那门被人重重的踢开了,紧急着,一堆身着华美衣裳的男男女女走了进来。

  众人一走进来,看到里面的场景,纷纷发出愤恨的指责声。

  “上官流月,你居然和琉璃园的脚夫私通,你这个*妇,有没有把太子殿下放在眼里,本小姐这就替殿下教训你,打死你!”人群中一个叫沐颜丹的少女抡着鞭子冲进来,对着流月就是一顿乱打。

  只听“啪啪啪”几鞭,沐颜丹的鞭子已经狠狠的抽在流月身上,抽得流月手上腿上皮开肉绽,顿时,她手臂上起了几条红印子,隐隐有生肉翻出来。

  沐颜丹一边打,她的狗腿子们就在一旁气愤的叫。

  “打!打死这个不守妇道、勾三搭四的**,不要脸的追着太子殿下到琉璃园来,居然和脚夫私通,她可是殿下的未婚妻,这种行为简直是藐视太子殿下!”

  “殿下,你亲眼所见,这上官流月还勾引了一个长相如此丑陋的麻子,根本是故意打你的脸。她仗着父亲是大将军,霸着太子妃位置不放也就算了,今天居然给你带绿帽子,必须拉她去浸猪笼!”

  “对,连麻子都下得去嘴,这种浪荡的女人必须浸猪笼,不浸猪笼难消我们的心头之恨!沐颜丹,你给我们狠狠的打,最好打死她!”

  流月前世是医术界的天才,精通中西医,被人尊称为女神医,就连各国的政要首脑为了请她治病都要上门求她,哪个同行见了她不是毕恭毕敬,她走在哪都是千人崇拜、万人敬仰,没想到今天竟然被人那么鄙视,还被人用鞭子抽打。

  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老虎不发威被她们当病猫。

  她不会武功,但是因为常年拿手术刀眼疾手快,在那犀利的鞭子再抽上来时,她便一步上前,冷冷的拽紧了那鞭尾。

  同时,她眼里燃烧起两簇浓浓的火苗,简直欺人太甚!这些人也太过分了!

  见流月居然敢拽自己的鞭子,沐颜丹脸上浮起惊讶的表情,“小**,你居然敢拽我的鞭子,你是不是活腻了?”

  沐颜丹一脸疑惑,这小**一向胆小如鼠,任人欺凌,今天怎么敢还手,而且还用那种冷静的眼神盯着她,谁给她的胆子!

  流月冷冷的拽紧长鞭,乌黑的瞳孔透着森冷的寒意,好像能吞噬人心,看得沐颜丹心里抖了两抖,这丫头怎么变得如此沉稳不迫。

  此时,流月倨傲的扬起下巴,冷冷的站在那里,一副永不屈服的模样,让人不敢轻视。

  “小**,你居然敢瞪我,谁给你的勇气?我打你你不服是不是?不服气那我继续打,打到你向我跪下求饶为止!”沐颜丹说完,猛地一扯鞭子。

  可她扯了一下,发现扯不动,因为鞭子的另一头被流月冷冷的拽住。

  见扯不动鞭子,沐颜丹突然一咬牙,用尽百倍的力气狠狠的用力一扯,就在这时,流月突然松手了!

  她一松手,沐颜丹就因为强大的惯性和后挫力猛地摔到在地上。

  同时,那鞭子也猛地往后一弹,重重的弹到她脸上。

  登时,她脸上被狠狠的弹了一鞭,那如花似玉的小脸顿时被弹了一条血痕,伤口看起来鲜血淋漓,十分渗人。

  众人被这一变故吓得大惊失色,纷纷愤怒的指责流月,这个胆小鬼居然敢跟沐颜丹动手。

  “上官流月,你居然敢打刑部尚书的女儿,你就不怕死?”

  流月乌黑的美眸冷酷的扫过众人,眼里充满慧黠:“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打她了?我不过是放手,把鞭子还她而已。”

  大家一听,顿时被噎得说不出话来,流月的确没有动手,是沐颜丹打她在先,她只不过放了鞭子,这沐颜丹是自己倒霉,怪不得流月。

  “上官流月,在本宫面前你也敢放肆,来人,把这*妇给本宫抓起来,本宫要治她个私通之罪!”说话的是早在门外看了半天的太子殿下楚弈。

  太子一走进来,流月就朝他看过去,面前的太子一身华服锦袍,一头乌黑的黑发用发冠束起,腰上系着青锃玉带,长得是一副人模狗样的模样,可惜做的事情太不像人,眼神也阴险至极,深沉而阴鸷。

  而他身边,站着一名身穿白衣貌似仙女般的美人,那美人此时正冷冷的盯着自己,不用说,这就是记忆里那个一向看不起流月的上官雨晴。

  太子一发话,当即有狗腿子想上前抓流月,流月一个侧身闪开,双眼晶莹明亮,冷冷的睨向众人:“慢着!我又没犯罪,太子殿下凭什么抓我?”

  楚弈没想到这个一向胆小懦弱的少女敢回嘴,还敢对他怒目而视,像变了个人似的,他的火气蹭蹭蹭的冒了上来,眼神阴毒得像毒蛇:“你背叛本宫,与人私通,还敢质问本宫?”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与人私通了?说我与人私通,敢问你可有证据?”流月不慌不忙,不紧不慢的走向楚弈,倨傲的扬起头颅,给人一种沉稳不迫的气度,她身上也有一层压迫人的逼人气势,令人不敢直视。

继续阅读
Copyright © 1998-2019 //www.xkxs5.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