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XK小说网/现代言情/ 《我愿孤独比爱你舒服》全文免费阅读主角叶三岁顾遇殊小说最新章节

《我愿孤独比爱你舒服》全文免费阅读主角叶三岁顾遇殊小说最新章节

现代言情 奇热小说 2020-03-20 17:26:45 阅读(0)

      《我愿孤独比爱你舒服》是作者不同所著的一部很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主角叶三岁,顾遇殊。小说讲述了:叶三岁欠了他一段情,顾遇殊疯了一般折磨她,摧毁她…… 她要他当情人,把她送给他哥哥,甚至为了别的女人,摘了她一个肾。 最后,她当真给他送来了一颗肾。 她说,“没关系,欠你的,我会还的。” 最后,她用命还清了。因为,她只有一颗肾。 他却突然发现,没有叶三岁的世界,只剩下荒芜。

      《我愿孤独比爱你舒服》小说试读:

      半夜,急诊。

      叶三岁将沾着血和粘液的棉花球扔进**桶,胃里翻涌着恶心的情绪:“下体出血的情况已经止住了,近期内不得同房。”

      苏南枝眼睛泪汪汪地躺着,捂着脸害羞:“谢谢。”跟未婚夫玩得太过火,以至于上医院,这种事情实在是太丢脸了。

      叶三岁努力扯了扯嘴角,掀开帘子走出去。今天上班大概没看黄历吧,居然碰上了前男友的现女友。

      顾遇殊倚在墙上,白衬衫上的扣子尽数解开,古铜色的皮肤上,尽是口红。他正在漫不经心地嚼着口香糖:“你叫叶三岁?”

      叶三岁的心脏倏然收紧,差点落荒而逃,但是想到自己早就改头换面,轻缓一笑,说着医嘱:“顾少,你未婚妻怀孕了,以后房事请小心些。”

      顾遇殊不阴不阳地笑了笑,怀孕?反正他没碰过苏南枝,不清楚孩子父亲是谁,今天纯粹是苏南枝自己弄伤了自己,东西堵在里面了才来医院的。

      他缓步走过来,逼得那清冷的医生步步后退,最后狼狈地撞在墙壁上,逃无可逃。

      他双手撑在墙上,将两人的拉近得只剩咫尺,灼热的气息带着口香糖的清冽,喷在她的鼻尖:“是不是从来没有人问过,叶三岁又是谁。”

      她的笑顿在唇角,瞳孔不自觉地收缩,顾遇殊认出她了?怎么可能,事过五年,她的脸部也微调过,只一眼,就被他认出来了。

      “乔杉!你化成灰老子都认识!”他咬牙切齿,眸里一片猩红,似乎每个字都是牙缝里挤出来的。

      “我不是!”叶三岁猛地抬起头来,乔杉已经死了!

      顾遇殊眼底都是愠色,不认?!

      他掀开一侧的帘布,将她推倒在病床上,扯去她身上的白大褂,手探入她的裙下:“我记得……你最喜欢被人碰这里对吧?”

      干涩的身体被打开,疼得人闷哼出声,然而他熟知她的身体,三两下她就失去了挣扎的力气。

      她又慌又恼,羞耻和屈辱涌上心头:“苏南枝在隔壁。”

      他分开她的腿欺压而上,将贴身的衣物扯到一旁:“那又如何?”

      她倏然捂住嘴巴,不可遏制地喘息,所有的挣扎都停了下来,疼!

      顾遇殊连动作都困难,猛地掐住她的脖颈,亲昵地蹭着她的脸颊,用低哑的声音在她耳边喘息:“五年了,你猜猜我多想你,你猜猜我又多恨你!”

      他的话,激起了她心底的噩梦,铺天盖地席卷而来,跟本逃不开,她眼睛死死地瞪大,如同死鱼一般躺在床上,紧紧地握住身下的床单。

      他粗暴至极,疼得她每一根神经都紧绷着,然而舒爽的感觉却爬上脊骨,在头脑里爆炸开来,她克制着自己的声音:“放过我,遇殊,放过我。”

      认了!

      她叫了他的名字!他就知道是她!

      顾遇殊抓起她的手抚过他的伤疤,即使过了五年,身上烧伤的痕迹也褪不去:“乔杉,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会变成这样子吗?”

      五年前,他的无人机研究室失火,所有成果毁于一旦。

      他以为她在里面,冲了进去,结果那一把火,就是她放的!

      最后,他被灼烧的钢铁贯穿了后腰,住进ICU,如果不是苏南枝给他一个肾,他早就去见**了。

      她偏开头,不忍去看那触目惊心的烧伤,墨色的发盖住了脸,即使身上的人恶意顶撞,她也不发出一点儿声响。

      这是她工作的医院,她已经改头换面,是凉城军政新贵叶沉浮的妹妹,她不能给叶沉浮造成影响。

      顾遇殊掐住她的下巴,逼她直面自己:“乔杉,欢迎回来。”

      未婚妻住院,顾遇殊当然是温柔伴在身侧,恩爱有加,羡煞旁人。

      叶三岁外科医生,自然不会管苏南枝这么一个妇科病号。

      自从那一晚的疯狂,她与顾遇殊再无交集,只是有时候眉眼相接,那个人总带着阴森的笑。

      她只能躲,当年是她对不起顾遇殊,她认,可是她也为这段感情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如今,顾遇殊有了个归属,苏南枝还给他怀个孩子,她也就放心了。

      那失控的一晚,权当是一时冲动。

      这种天真的想法,只持续了三天。

      第三天,顾遇殊在三更半夜爬上她的床。

      她睡得迷糊,像是鬼压床一样,动弹不得,灼热粗粝的手在她身上游走,抚慰着她深处的柔弱。

      她浑身都战栗起来,像是进入了醒不来的梦靥,铺天盖地,狰狞的欲望和丑陋的面孔!

      ——你可知,我曾经历过什么?

      倏然,熟悉的感觉侵袭全身,她猛地睁开眼睛,尖叫出声——

      “不要!”

      冷汗津津,眼前是一张熟悉的脸,每夜都在她的梦里缠绵着。

      他眼中冷意森森,语气烈烈:“乔杉,我想死你了!”

      “遇殊。”她分不清自己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中,不由自主地攀上男人的腰,眸光里盈满了泪,晃动着说不清的故事,她有那么多委屈想跟他说,但是她不能说!

      是梦吧,只有在梦里,才能见到他。

      忽然,紧闭的房门传来了轻敲,男人低沉又担忧的声音传来:“三岁,你怎么了?”

      叶沉浮!

      叶三岁倏然清醒,不是梦!她恐慌地推拒着眼前的男人,顾遇殊肯定是疯了,居然敢跑到她家对她做这种事!

      顾遇殊盯着她的眼睛,猛地沉下身子。

      她的身子不由自主地缩成一团,暧昧的声音梗在喉头,拼命地呼气舒缓着,努力应付着门外的叶沉浮:“我没事,做噩梦了。”

      叶沉浮想转动门锁进去,却发现是反锁的,他眸光一暗:“三岁,你真的没事?”

      顾遇殊单手捞起她的身子站起来,咬着她的耳朵说悄悄话:“你刚才去他房里干什么了?你又用了什么狐媚法子,居然变成凉城军政新贵的妹妹?兄妹情深比较刺激,嗯?”

      为什么他知道,她去了叶沉浮房里?他在盯着她!

      她思绪被快感冲撞得乱成一团,只能拼命摇头,不敢说话,也说不出话来。

      她22岁离开凉城,25岁毕业于美国著名的医学院,之后当了两年无国界医生,曾穿过枪林弹雨抢救了叶沉浮的命。

      她对叶沉浮有恩,仅此而已。

      “若我现在开门,会怎么样?”他抱着她缓步走向门口,暗色的地毯上,一圈一圈的都是水渍。

      她倏然紧张起来,就叶沉浮那兵痞脾气,分分钟能抽出一杆枪崩了顾遇殊,她的声音又细又软:“你疯了!不要……”

      太紧了!

      顾遇殊猛地停住脚步,将人抵在穿衣镜上狠命的弄:“好好伺候我,要是我开心了,你还能维持在叶沉浮面前乖巧可人的模样。”

      一夜,未眠。

      情与欲,灼热的燃烧着。

      一墙之隔。

      叶沉浮还是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他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的别墅闯进了陌生人。

      别墅隔音效果真的已经很好了,但是他冒着枪林弹雨活下来,第六感敏锐得吓人,他甚至听到了叶三岁的喃喃地呼喊着——

      遇殊。

继续阅读
Copyright © 1998-2020 //www.xkxs5.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