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XK小说网/现代言情/ 《鲜妻有令:二手总裁,请止步》全文免费阅读主角赵六月言楚小说最新章节

《鲜妻有令:二手总裁,请止步》全文免费阅读主角赵六月言楚小说最新章节

现代言情 奇热小说 2020-03-20 17:24:45 阅读(0)

      《鲜妻有令:二手总裁,请止步》是作者阿离所著的一部很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主角赵六月,言楚。小说讲述了:言楚打架、抽烟、喝酒、是个地痞无赖。可赵六月偏偏就喜欢他。在他卷走她所有的钱,跟别的女人私奔后,她决定忘了他。多年后,再次相遇,她笑着说:“可以啊,傍上女大款,飞黄腾达了。”他笑笑,弹掉手里的烟:“还行。”她以为他还是个地痞无赖,可他从没告诉她,他并不是个普通人……

      《鲜妻有令:二手总裁,请止步》小说试读:

      “言楚……我怕……”

      “别怕,我轻点……”

      话音落下,少女的脸上露出了极其痛苦的神色,双手紧紧抓着少年的胳膊,紧跟着,一阵一阵的愉悦冲淡了痛楚……

      这是赵六月的第一次,给了言楚。

      言楚是个混混,经常在瞢县打架、收保护费,十八岁已经是瞢县的‘地头老大’,瞢县三中的学生都很怕他。

      可偏偏言楚还长了一张俊美无双的脸,按照学校里的人说,言楚就是瞢县的县草。

      赵六月第一次见言楚,是自己被继父**,跳窗逃跑,结果砸中了要去收保护费的言楚。

      她以为自己死定了,惹了继父,还打中了传说中的地痞老大。

      但没想到,言楚给她交了医药费,就走了,甚至连怪罪她的话都没说。

      “六月,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少年轻轻吻着她的额头。

      赵六月依偎着言楚:“阿楚……我们逃出来了,接下来怎么办……”

      今年高考,赵六月跟言楚私奔了,带着三百多的私房钱,跑到京州,在这个一晚只收三十块的旅社里相互依偎。

      言楚紧紧抱着她,英俊帅气的脸上露出坚定:“我一定会闯出一片天地,让你成为全世界最富有、最幸福的人!”

      赵六月笑了,抱着言楚,心里说不出的温暖。

      为了能够生存下来,言楚开始去工地找零工打,没有学历,没有能力,能做的,只有苦力活。

      每天二百,没半个月就攒下了一千多,言楚咬咬牙,租了一间房,每天晚上,两人依偎着躺在只有一米宽的床上,他紧紧的抱着赵六月,笑着说:“等赚够了五万,我们就租个店面来,让你当老板娘!”

      二十岁的言楚,第一次给了赵六月一个方向和梦想。

      一个店铺的老板娘,简简单单,温馨自在,然后和言楚结婚、生子。

      起初,赵六月的梦想就这么简单。

      可没想到,就在半年后,言楚攒够了四万,在赵六月生日那天,给了她致命的打击。

      赵六月的生日,就在六月一号儿童节,言楚老笑她一辈子都是孩子,还说今年的生日一定要给她一个惊喜。

      “你说什么……阿楚他……他走了?”

      “嗯,他退了租,带着个女人,走了。”

      六月一号,赵六月很是兴奋,言楚说今天是她生日,要去买蛋糕,让她去菜市场买菜,结果在回来的途中,接到了房东打来的电话。

      她浑身颤抖,脑子一片空白,手里的菜也不知觉的掉落在地。

      “哦,对了,他说,让你以后别找他,他不想见你。”

      说完这句话,房东就把电话挂了。

      赵六月愣了很久,很久,明明是六月天,可是她的身子却如同寒冬腊月般阴寒,缓过神来,便立刻朝着家里跑去!

      这一定是假的,言楚那么爱她,怎么会跟别的女人走了?

      她拼命的跑,拼命的跑,只希望这一切是房东开的玩笑话。

      本要二十分钟的时间,赵六月仅用了十分钟就跑到了家里。

      门没关,大概是房东刚从里边出来,赵六月浑身颤抖,往里一看,二十平米的房子里,除了沙发和电视,其他什么都没了……

      赵六月颤抖的走进去,走到电视柜下,将抽屉打开,里面放着的三多万现金,也没了,只留下一个吊坠。

      “你也别难过了,你男人长得好看,追他的女人多的不得了,跟他一起走的女人,长得可漂亮了,听说是什么集团的董事长,能给他好多钱,他那么年轻,肯干吃苦,跟着你呆在这个地方,一辈子都出不了头。”

      房东见有人,便折了回来,看见那人是赵六月,就多了嘴,说上一说。

      赵六月抓着那块吊坠,哭得泣不成声。

      ……

      五年后。

      赵六月二十三岁,十八岁那年跟言楚来了场爱情的私奔,换来的是心如刀绞的下场。

      后来,她被继父给抓了回来,打了她一顿,将她关在家里饿了好几天。

      几天后,继父将她放了出来,恶狠狠的警告她,如果再逃跑,就打断她的腿。

      赵六月不再叛逆,重回校园参加高考,高考后,考上了一个三流大学,虽然不好,但也算是脱离了那个‘家’。

      大三,学校里的文学才子许誉对她展开了追求攻势,赵六月笑兮兮的说:“许誉,我没有心的,这样你也要跟我在一起?”

      许誉点头道:“我爱你就行了。”

      赵六月就这样和许誉在一起了,她不爱他,可是许誉能给她钱,而且家里是开店铺的,她开始最大的梦想,不就是要个店铺吗?

      毕业后,赵六月直接跟许誉回家了,在他家开的超市里做管理工作。

      半年后,许誉提出结婚,赵六月同意了。

      “六月,今天双方家长见面,我……我有些害怕……”许誉紧紧握着赵六月的手,帅气的脸上还有些担忧。

      赵六月化着浓妆,吻了吻许誉,见他的脸逐渐红了起来,笑着说:“这么害羞,新婚之夜,难不成还要我主动?”

      许誉是第一次谈恋爱,招架不住赵六月的这些举动,却又不想在她面前失去尊严,便抱住她,一字一句的说:“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赵六月神色一闪……

      这句话,曾经某个人也和她说过……

      只可惜,誓言根本就不可信。

      赵家就来了几个人,继父、母亲和同母异父的妹妹。

      而许家几乎能来的都来了,地点就定在京州最豪华的酒店。

      许家人在京州算得上大户人家了,有几家连锁的超市,另外还有店面,车、房子,所以当两人赶到酒店时,许誉的母亲给了她一个红包,她拆开一看,里面有三千块现金。

      站在大门寒暄了好一会,见人都到齐了,便去了包厢。

      二十多个人,包了一个大包厢,桌子都差点坐不下,赵六月眼瞅着还剩下一个位置,便问:“留着那位置做什么?”

      “那是我舅舅的位置,他等会就到。”

      “你还有舅舅呢?”赵六月有些讶异:“我在你家做那么久的事,怎么都没听过这回事。”

      “我那个舅舅是家里抱养来的,从小跟我们就不亲,小时候没少在外惹事,后来还离家出走好几年,最近听说在国外混的不错,可能也是觉得有面子了,所以家里人就试着跟他联系了一下,没想到真联系上。”

      “行啊,这么皮的舅舅,你们还抱养来做什么,没事找事做吗?”

      “这不是当初那算命的说我妈克母克父什么的,说要找一个男人压宅,所以就去孤儿院把我舅舅抱来了,我妈当时才几岁啊,当老公肯定不可能啊,所以就变成弟弟了,也就是我舅舅。”

      赵六月不禁笑了笑,这许家还真迷信,压宅这种事也信,抱来这么个野种,吃了这么多年饭,还离家出走,看样子关系也不怎么样,简直就是个白眼狼。

      许家人是第一次见赵家人,周芳上下打量着赵六月的父母,越看就越觉得不对劲。

      这怎么这么穷酸,连件西装都不穿,破破烂烂的穿个皮衣就来了,不伦不类。

      两家人正寒暄着,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先生,里边请。”

      门,开了,一个穿着休闲装的男子,缓缓走了进来。

      赵六月还没回头,就听见许誉喊了一声:“舅舅。”

      赵六月一听这话,也赶紧站起身来,以示欢迎。

      但没想到,一回头,她看见的,是消失了五年的言楚。

      赵六月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和言楚会在这种情况下相见。

      他消失的那段时间里,她每天晚上都会梦见他,梦见他抱着她,跟她说自己不是有意离开,还和她说,他爱她。

      每次梦醒过来,看见的都是黑漆漆的房间。

      她一再告诫自己,言楚走了,不要她了,和别的女人私奔了。

      可是……她心疼,疼的就好像被刀子一刀一刀的割。

      后来的后来,她就习惯了,习惯夜晚里没人抱着睡,习惯夜晚里听不到别人和她说故事,哄她睡觉……

      再后来,她就决定把言楚忘了,重新开始。

      可她没想到,她在有生之年,会遇上言楚,更没想到,她要嫁的人,是言楚的侄子。

      上天真是跟她开了一个非常大的玩笑。

      赵六月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席位的,她只觉得眼前一黑,也没听到许誉说了什么,慌慌张张,甚至手足无措的拎着包跑到卫生间,用冷水拼命拍打着自己的脸。

      背靠着墙壁,赵六月双手颤抖的从包里拿出香烟,又颤抖的点燃。

      抽了一口后,情绪依旧不能稳定。

      那人是言楚吗……是他吗……

      赵六月拼命的抽烟,一口一口的抽着,浑身颤抖,嘴里咒骂着:“**,**!”

      她那么义无反顾跟着言楚这个混混私奔了,他每天搬砖,赚钱养家,还说存够了钱,就买下一个店铺,让她当老板娘,衣食无忧。

      在破旧的出租屋里,她无限的幻想着美好的未来。

      可是结果呢?全他妈都是骗人的。

      就在此时,门外突然传来了声音。

      “那就是赵家人啊?怎么一副穷酸样,你看见那六月的父亲没,浑身脏的要命,裤腿上还有泥巴,像是刚干完农活。”

      “可不是,看她那母亲和她妹妹,典型的乡下人,刚才还把酒桌上的纸巾和鸡蛋全塞到包里去了。”

      “我们家许誉要娶这种女人……我真有点担心,你说她是不是一开始就冲着我们家钱来的?”

      “保不准,父母都这样,孩子肯定也差不多哪里去。”

      “这可不行,我得跟许誉说说去。”

      周芳和许誉姑姑的话,一字不漏的落入赵六月的耳里。

      她抽尽最后一口烟,将烟头扔进水池,大大方方的走出了卫生间。

      再次走进包厢,她看见三年不见的言楚,长相越发俊美,那时,还是个毛头小子,现在,已经风度翩翩,即便是一身休闲装,也挡不住他非凡的气质。

      赵六月坐了下来,许誉关心的问道:“你怎么了,没事吧?”

      赵六月笑着说:“许誉,**不同意我和你在一起,要不我们分手吧。”

      许誉脸色一变,握住赵六月的手:“六月,你怎么了,别瞎说,我妈可喜欢你了。”

      赵六月一把甩掉许誉的手,站起身,冷冷说:“许誉,我跟你玩完了,结婚的事就算了,咱们分道扬镳。”

      “六月!”许誉慌了,不知道自己哪儿做错了,惹得赵六月这般生气。

      场面一度尴尬,周芳也忍不住指着赵六月:“你干什么。”

      “我干什么?”赵六月冷笑:“您就别藏着掖着,瞧不起我们直说,实话告诉你,我就看上你们家钱了,不过现在呢,我瞧不上!”

      话音刚落下,赵六月继父李文冲上来,狠狠的给了赵六月一巴掌。

      猝不及防,谁都没料到这一巴掌会这样落在赵六月的脸上。

      ‘啪’的一声,惊得在场的人,哑口无言,目目相觑。

继续阅读
Copyright © 1998-2020 //www.xkxs5.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