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XK小说网/都市小说/ 《龙都天骄》全文免费阅读《龙都天骄》小说最新章节

《龙都天骄》全文免费阅读《龙都天骄》小说最新章节

都市小说 奇热小说 2020-03-12 18:22:25 阅读(0)

      《龙都天骄》是作者零零猫所著的一部很好看的都市职场小说,主角杨辰,南初夏。小说讲述了:六年前,杨辰遭人陷害,误以为家破人亡的他被逼无奈选择了远离故土,不但被神秘组织选中培养,更与英姿佳人互生爱慕。六年后,杨辰意外得知曾经的妻子为了他苦等了六年,还发现多了一个五岁半的女儿,突然的变故让杨辰毅然决定回归都市,人生开始变得有些不一样。曾经沧海难为水,而今无敌于世间!且看龙都天骄杨辰如何拳震都市,热血护妻!

      《龙都天骄》小说试读:

      正午时分,军区大院,某房间。

      一个穿着素色风衣,肉色**包裹着小腿精致无比,身材无可挑剔的女子,眼神犹豫,看着白发老者。

      “**,他真的非走不可吗?”

      老者皱眉无奈:“三年多时间,他建功无数,全身二十多处中过子弹,5mm以上的刀伤四十七处,到现在还有几个弹片没取出来,浑身上下,除了脑袋,没有一处零件是原装货,你说,现在他自己递退役申请,说要回家陪老婆孩子,组织能不批么?”

      “可,他还说过要照顾我一辈子呢,还说过最爱的人是我呢?!!”南初夏恨恨的握着拳头:“他从没说过自己还有老婆孩子的!!大**,他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大混蛋!!”

      “这小子说他参军之前老婆怀孕的事儿他自己都不知道……我就更得放他走了!我也相信他当年突然离家参军是有难言之隐……”

      “你!你向着他还是向着我!?我是您亲孙女!”南初夏跺脚问道。

      老者摇摇头:“我向你,但信他。我带的兵,我心里有数。”

      “那我就在这等他,要他跟我说清楚!!”风衣女子噙着眼泪倔强说道。

      五分钟后,另一房间。

      老者看着这个战功赫赫,如今年仅二十出头的男子,表情复杂,不舍,不甘,不悦。

      “小辰,你的退伍申请组织同意了,但是你和初夏的事,我忍了很久了,原本不打算说的,可是老子实在忍不住了!”老首长摸了根烟点上。

      “六年前你说你当年从军入伍,是因为家破人亡,无家可归,但是你没跟组织说过你还留在家里一个女朋友吧?”老首长问。

      “是。”杨辰点头。

      半个呼吸之后,老首长又问:“我就不说你现在说走就走,对不对得起组织的培养了,大丈夫顶天立地,你要回去见老婆女儿我理解,可是……你让对你心心念念的初夏丫头怎么办?那可是我亲孙女儿!!”

      说到这儿,老首长神情动容,手腕几乎有些颤抖:“你说!你让她怎么办?!”

      南初夏,是老首长的孙女儿,杨辰从军而来,从最初的新兵蛋子,一步步成长,异常的顺利,从B级战力,一步步达到S6!成为直捅敌人心脏的一柄尖刀,让敌人闻风丧胆的同时,也牵动了自己那宝贝孙女儿的心。

      “你和初夏搞对象,我从来没拦着!你是优秀的兵,初夏是我孙女儿,这我不反对,可是,你突然冒出一个老婆女儿来?你说说,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你把初夏置于何地?!你说糟糠之妻等你六年,初夏不是也陪你玩儿了六年?!旁人的青春是青春,我孙女的青春就不是青春?我特么……真想抽你丫的!!”

      说到这儿,见杨辰一直不说话,老首长的声音也越来越小,最后停住了。

      他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

      大丈夫顶天立地,生不能做陈世美,退伍申请中,杨辰已经写的很明白了。

      事实上,老首长也清楚杨辰做的根本没错!若是放在自己身上,自己怕也会这么选的,他就是替自己的孙女儿不甘!

      房间内的气氛依旧压抑,只有烟丝在滋滋啦啦的燃烧,一根烟抽完,接着是第二根,第三根……很快,房间中,再次烟雾弥漫起来。

      最终,依旧是老首长打破了僵局。

      “罢了,初夏在外面等你,你们俩这边的事,你自己跟她解释解释吧……”

      “另外,我要提醒你,她昨天晚上听说你跟她搞对象之前就有女朋友,到今天女儿都五岁了这个情况,一口气打爆了六个沙袋,骂了你一千多次混蛋,我都听着呢,我这孙女儿,可从来没为谁这样过!一会,她可能会揍你,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杨辰无语:“……好,我去跟她说。”

      杨辰掐灭了烟,起身告辞。

      六年前,第一次见到南初夏,她一袭军装,干净清爽,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以此形容,最合适不过。

      南初夏从小在军区大院长大,行为意识更是从小受军人熏陶,身材高挑,俏美的脸蛋儿高山流水,无可挑剔,当年杨辰并不知道自己离开,女朋友还在等……对南初夏心生爱慕是情理之中的事儿,两人关系越走越近,谈婚论嫁也不远了。

      谁能想到多年之后出了这层变故?

      怀着愧疚,不安,自责等种种情绪,杨辰去了南初夏所属的队伍,南初夏不在。

      又去了南初夏的住处,这丫头也不在。

      杨辰早已想好了,要杀要剐,也随了她,的确是自己对不起她,可是,连续找了四个地方都不见南初夏的影子,杨辰才明白过来,这丫头,是躲着没打算见自己吧。

      杨辰笔直地站在南初夏门前两个小时,自己的时间不多了,退伍申请批复之后四个小时内必须离开,这是规矩。

      最终,杨辰撕下了自己唯一能带出部队的肩章,庄重严肃的放在了南初夏的房间门口。

      “初夏,蓉蓉孤儿寡母等我六年,我若不回去,实在良心难安,至少,等我偿还了这六年吧,六年之后,我如果有机会能重新站在你身边,要杀要剐,要打要骂,我都随你!”

      斜阳洒在杨辰的肩膀上,把他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身子,更是照的发亮……庄重行军礼之后,杨辰转身离开,那一刻,躲在三楼角落看着这一幕的南初夏,葱白玉指捂着嘴,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哭的双肩乱抖,可是,她没让自己发出一丁点儿声音!坚强,固执,她不想让杨辰看到自己柔弱的模样。

      南初夏哭到伤心处,渐渐蹲在地上,脑袋埋在膝盖中,喃喃道:“杨辰,你的蓉儿等了你六年,我南初夏又何尝不是陪你玩了六年?真以为我南初夏军人子弟不会玩枪需要你教?不会玩刀需要你陪么?真以为我南初夏是什么男人都能靠近,任谁都能让我牵肠挂肚么?你错了!!大错特错了你……”

      ……

      事实上,看着杨辰离开的,又岂止南初夏一人……

      军区老首长花甲之年了,也是握紧双拳红了眼眶。

      “臭小子,出去混最好别给我丢人,辜负我孙女儿可以,你若再辜负了那孤儿寡母,最后让我发现确实是你人品有问题,我一定饶不了你!!只是,苦了我这宝贝孙女了……”

      一天后,龙城,T3国际机场。

      杨辰拦了个出租车:“师父,解放路走不走?”

      他提前探来了消息,宁蓉蓉就住在解放路。

      司机点了根烟,上下打量杨辰一番,道:“外地人吧?解放路要解放咯,一大片都在拆桥修路,拆迁搞房产,路不好走,要绕远的,不打表一百块!”

      “没问题。”

      “上车!”

      六年时间,龙城日新月异,从之前的一个边陲小城,一跃发展成为国内首屈一指的超一线浮华之都,往远处看霓虹闪烁,熙熙攘攘的人群像是蚂蚁一般来去匆匆。

      半个小时之后,司机一脚刹车:“到了!”

      终于到了……

      近乡情怯。

      付了车钱,杨辰提着破旧的帆布包,扫过这即将被拆的廉租社区。

      这一片都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的老旧四层建筑,窗户上的漆皮已经脱落的不成样子了,木门被磨的掉了好几层,不过主人似乎很爱干净,窗明几净的,只是,这玻璃也是几十年的旧物件儿,如心里的创伤一般是擦不掉的。

      杨辰是下午三点赶来的,整个院落都没人,空荡荡的,以至于杨辰观察了好一会,也完全不能确定这是不是宁蓉蓉的住处。

      站在门口连续抽了几支烟,路过的人都异样的眼神看着杨辰,这时候,杨辰瞳孔一缩!

      收租箱!

      想及此处,杨辰立刻跑过去,门口那破旧的水电收租箱上清楚地写着,03户,户主宁蓉蓉!

      宁蓉蓉……今天,就要见到了么?杨辰总算松了口气,没找错地方,可是,那一刻开始,却是心跳没由来的加快。

      自己不辞而别从此渺无音讯,留下已经怀了孕的她辛辛苦苦,现在女儿都五岁了,杨辰不敢想,这么多年,她一个人是怎么过来的?

      “你找谁?”

      四点钟,一个清澈空灵的丫头声音,突然间从杨辰的背后传来,没等杨辰回头,那丫头便道:“奶奶,院子来客人了……”奶声奶气的音调让杨辰精神一振,赶忙回头!

      这时候,入眼可见,一个头发斑白,身体已经佝偻的老妇人慌慌张张的进来,见到杨辰发梢散乱,还以为是疯子呢,下意识的把那个走路踉跄的小丫头揽在了怀里。

      “你找谁?”老妇人警觉的上下打量杨辰,问道。

      “我……我是来租房子的。”

      杨辰随便搪塞一句,算是解了老妇人的戒备之心。

      上下打量杨辰一番:“哦……这房子就是我的,04户空着,也只有这一间房了,你要租的话我去给你拿钥匙,你进去看看。”

      “哦,好。”杨辰笑道:“谢谢您。”

      老妇人转身去了门口的房间。

      这时候,杨辰的眼神,才逐渐落在这懵懂水汪汪大眼睛的丫头身上,短发齐耳,干净清爽,衣服是旧的,但是洗的干干净净,已经发白了,然而,这丝毫遮不住女儿的空灵清秀之感,小丫头呆呆的望着杨辰,懵懂的好像看什么都稀奇。

      杨辰尽量不让自己的动作过于夸张,避免吓到这丫头,小心翼翼的蹲下来,幅度刚刚好,让自己与丫头一样高,这才和蔼问道:“丫头,你叫什么?”

      “杨素素……”

      “你姓杨?”杨辰猛然间一个激灵。

      五雷轰顶,犹如晴天霹雳一般的感觉,让杨辰浑身一震,脑袋一片空白,轰隆一声耳鸣起来。

      “对呀,叔叔,你姓什么?”丫头憨态可掬,如小猫一般,小孩天生有分辨好人坏人的因子,站在一个陌生男人面前,她奇怪的居然一点不认生。

      “很巧,咱们俩同姓,我也姓杨……”

      “叔叔,你怎么哭了?”

      半晌,杨素素怯生生的小手举起手帕递给杨辰:“麻麻说哭了就不漂亮,不能哭哦~”

      “没……。”杨辰瞪大了眼睛努力的把眼泪吞进去:“是这烟太辣了,呛到了……”

      “略略略~你骗人哦!”丫头旋即笑了起来,笑的花枝乱颤,可爱极了,更是把杨辰的心,扎的生疼,像是一柄尖刀,扎的人生疼。

      ……

      “来了……”很快,老妇人拿着钥匙走出来,帮杨辰打开了04户的门。

      开门之后,一片扬尘,土腥味儿很是刺鼻,可是,杨辰就是觉得非常满意。

      久违了的感觉,熟悉又温暖,所以,杨辰不假思索一口敲定:“我就要这间了!”

      老妇人吃惊的看了杨辰一眼,虽说,大城市不好混了,但是现在的年轻人可挑剔的很,这房子已经很久没有租户了。

      其中,倒是有不少富家公子哥儿借着租房名义过来,其目的是想搭讪接近自己闺女宁蓉蓉的,最后都被大妈毫不犹豫的赶走了。

      见杨辰这么痛快,房东大妈也有点疑惑,是不是又是西装革履的公子哥儿,假借租房之名来勾搭他们孤儿寡母的?

      只是,见到杨辰这副打扮,以及骨子里那份倔强,再加上房东大妈详细了解一阵之后,才算放下警觉心。

      杨辰迅速交了三个月的房租,把身上所有的整钞全都拿出来,交了钥匙,这房子就算是自己的了。

      通过攀谈,关系瞬间拉近许多,杨辰这才找到机会详细问了蓉蓉的一些情况。

      “这是您孙女儿啊?”杨辰看着素素故意问:“真可爱,太招人喜欢了。”

      “不是……”

      老妇人摇摇头:“你邻居家的丫头,妈妈上班去了,我闲着没事儿,没儿没女的,老伴儿走了之后这房子就剩下我一个人,平时没事儿就帮她带带女儿、”

      这是杨辰早就预料到的结果,又问:“女人带着孩子?”

      “是啊!”房东大妈说到这儿,迟疑了一下:“你是做啥的?”

      “多年前我也是龙城人,刚从外地回来,先安顿下来就打算出去找工作。”杨辰说。

      “这样啊……”房东大妈点头:“你既然要在这儿长住,我跟你说说邻居的情况,你们以后也好相处,邻里邻居的也好有个照应。”

      “好,您说我听着。”杨辰道。

      “素素,你先回房间玩儿,奶奶一会儿带你去买菜,好吗?”房东大妈把孙女儿支开。

      “好!奶奶再见,叔叔再见……”杨素素可爱的挥了挥小手。

      “嗯,再见。”杨辰忍住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挥手告别,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此情此景岂不恰恰如此?

      送走了丫头,房东阿妈说:“你可千万别小看我这破房子,追到家里来的豪车,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

      “啊?为什么?”杨辰一愣。

继续阅读
Copyright © 1998-2020 //www.xkxs5.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