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XK小说网/都市小说/ 《绝美总裁的贴身高手》全文免费阅读《绝美总裁的贴身高手》小说最新章节

《绝美总裁的贴身高手》全文免费阅读《绝美总裁的贴身高手》小说最新章节

都市小说 奇热小说 2020-01-20 23:41:12 阅读(8)

      《绝美总裁的贴身高手》是作者阳关无故人所著的一部很好看的都市小说,主角林远,慕婉云。小说讲述了:“小伙子,这个包子给我吧!” “给我一个吧,我拿我女儿给你换。” 一个包子换一个未婚妻,这买卖不错,不说了,林远送包子去。

      《绝美总裁的贴身高手》小说试读:

      东临市,下午。

      林远拿着两个刚出炉的包子,正要果腹,却被身边的一个声音下了一跳。

      “小伙子,这个包子给我吧!”

      林远警惕的回头,身旁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站了个鸡窝头的中年男人,能够毫无声息的接近他,此人伸手……

      “给我一个吧,我拿我女儿给你换。”

      “啊哈?”

      林远还没反应过来,手里的包子就被鸡窝头抢了过去,还顺手塞给他一个玉佩。

      “我女儿就在南锦园,靠近中心湖的那栋房子里,好女婿,谢谢你的包子。”鸡窝头说完,刚想跑路留下一个神秘的背影时,林远就一把抓住了他。

      “哎哎,你这人说的什么乱七八糟啊!”

      “不乱不乱,好女婿,我女儿叫慕婉云,你告诉她,她爸爸慕建国叫她嫁给你的,她肯定听你的。”

      说完,慕建国直接一甩林远的手,很快挤进了人群中,就这么消失不见了。

      林远抬起刚刚慕建国甩开的手腕,刚刚慕建国甩开的时候,似乎有一股气婉转的绕开了他的手。

      这种感觉,林远只在组织的教练身上感受到过。

      叹口气,林远回过神看了看手里的玉佩,这扔了也不是,拿着也不是……

      不多时,林远就走到了南锦园。

      看着眼前的高档小区,这可是东临市最豪华的别墅区啊,那个鸡窝头的女儿,就在这里?

      林远苦笑着摇摇头,拿起手中的玉佩看了看,迈步走了进去。

      虽然林远对玉不甚了解,可这玉佩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极品帝王绿雕刻,雕工更是出神入化,毫不夸张的说,这么一块玉,可以卖出天价。

      最关键的是,这玉里,有灵气,若是林远长期佩戴,肯定能够增长功力。

      可……

      林远并没有抢别人东西的欲望,既然那老头儿说了地址,他就勉为其难的把东西送过去物归原主吧!

      毕竟,那么着急找下家的人,女儿的模样,心底多少有数了。

      林远可不愿意把自己的一辈子搭在这上头。

      ……

      与此同时,南锦园别墅里。

      慕婉云一巴掌拍在了茶几上,对面站着的几位黑西装保镖大气不敢出一个。

      “你们的意思是说,我爸自己跑出去的,还不允许你们追?”

      对面的保镖纷纷点头。

      “是啊,老爷特别清醒。”

      “不允许我们跟上去,而且说……”

      “说什么?”慕婉云秀眉一蹙,语气不善的问道。

      一个保镖壮着胆子说道:“说是给大小姐您找老公去了。”

      “什么?”

      慕婉云一愣,三个月前她父亲突然精神失常,时而清醒时而糊涂,但从未如此荒唐过,还扬言给她找老公,这到底在闹什么啊!

      “我不管你们怎么办,反正找不到我爸,你们统统滚蛋。”

      慕婉云气的胸口上下起伏不定,这时,佣人走进来说道:“大小姐,外面有个男人说见过老爷。”

      “那快请进来。”

      慕婉云转而看向保镖,一副不成器的表情,“退下吧!”

      保镖集体松口气,赶紧撤出了别墅,虽然他们都是军人退伍出身,可现在拿人钱财却没能给人消灾,确实理亏。

      林远被请进去的时候,感觉有些懵逼,这么豪华的地方,得卖多少个包子才住得起啊!

      这要真是娶了那个老头儿的女儿,岂不是……

      哎哎,算了,想想一会儿要见到的‘丑女’,林远心情顿时一落千丈。

      等林远走进去的时候,慕婉云已经在沙发上坐着等他了。

      这一见面,林远顿时打破了幻想,就算是他自认阅女无数,可眼前的慕婉云,不管是气质还是身材,都把他之前见到的,给比了下去。

      乖乖,那么美的妹子,她老子居然舍得送给林远。

      慕婉云在家里,并没穿职业装,可就是简单的T恤牛仔裤,也挡不住她倾国倾城的姿容和身材,极品妹子啊!林远都舍不得移开视线了。

      慕婉云感受到林远视线,有些抵触的回瞪了过去。

      她自小就生活在所有人瞩目的视线里,对于林远的目光再熟悉不过,可别人都是看一眼,为了面子就撇过去,看林远却毫无收敛,简直是……

      简直就是个痞子。

      “听说你知道我父亲的下落?”慕婉云忍着不耐烦问道。

      “嗯是的,我是林……”

      “你在哪儿见到我父亲的?”

      林远被打断话很是不爽,可一想到人家念父心切,还是忍了下来,“是在城郊后街,你父亲是穿着一身脏兮兮的睡衣,顶着一个鸟窝头,嘴角还流口水是吧!”

      慕婉云一愣,不过想想父亲跑出家门,没人看护,应该也就林远形容的那个模样了,随后点点头。

      “你父亲叫做慕建国,你是慕婉云?”

      “是的。”

      “那就对了,那时候我在……”

      “快去找人去看看城郊后街,调监控过来。”慕婉云转头吩咐下去后,看向林远感谢道:“很感谢你,这是报酬,请收下。”

      “不是,我是来……”

      “快点,打电话让人把那片区域封锁,我要亲自过去找找。”

      慕婉云递过一张支票后,就开始张罗人去找慕建国。

      “慕小姐!”林远不悦的叫了一声,见慕婉云回过头,他才继续说道:“我今天来不是为了你的报酬,而是来送东西的。”

      慕婉云一愣,“什么东西?”

      林远这才从兜里掏出一块玉佩递过去,“这个是你父亲给我的,地址也是他告诉我的。”

      慕婉云见林远拿出这玉佩,顿时脸色大变。

      这玉佩是慕家的传家宝,自古被供奉在香台上,传给下一代掌家人,但由于慕婉云是女孩子,所以这个玉佩的寓意,就变了味儿。

      “你……那你来这里,拿着这块玉佩,是什么意思?”

      慕婉云这时候才正眼打量起来林远,浑身上下的地摊货不超过五十块,身上还有一股子肉包子味儿,长得倒是有点小帅,就是痞里痞气。

      这样的人,父亲难道真的是糊涂了,怎么能把那么贵重的传家宝给他?

      林远读懂了慕婉云眼里的轻视,倒是无所谓,“我就是来把玉佩送回来的。”

      “算你识相。”慕婉云松口气,把茶几上的支票收回,重写了一张五百万的递过去,“这个是你的。”

      林远看了看支票,连忙说道:“我不是来要钱的。”

      不是来要钱,难道是来要人的?

      慕婉云的脸色瞬间黑了下来,不过碍于玉佩在林远手里,她也不能太过分。

      “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林远。”

      “那你的工作是?”

      “暂时性无业游民。”林远刚说完,就注意到慕婉云的脸色再次难看了几分。

      林远不禁觉得这家人怎么那么奇怪,老爹急匆匆把女儿嫁出去,女儿又莫名其妙的问这些问题。

      “最后一个问题。”

      慕婉云深呼吸几口气,才稍微平静下来,“你的存款又多少?”

      “啊?”

      林远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见慕婉云并没有开玩笑的样子,也只好实打实的招了。

      “也就十来个亿吧!”

      “你说什么?”

      慕婉云整个人都有点魔怔,下意识说道:“吹牛吧!”

      “没有,只不过这些钱,全部被冻结了,目前拿不出来。”

      林远倒是没说谎,毕竟他出一次任务,最少也是以亿打底,出了上交组织的钱,剩下的他全存了起来,只是……

      一言难尽。

      看着林远一副钱被冻结了,很是心痛的样子,慕婉云再也忍不住了。

      “你究竟要做什么?”

      “做什么?”

      林远摊开手,很无辜的说道。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以为你拿着玉佩就想让我嫁给你吗?做梦吧,五百万,多了没有,至于玉佩,我很感谢你送回来,现在,你可以走了。”

      听完慕婉云的话,林远脸色一下沉了下来。

      看来这娘们儿是误会什么了,但就算是误会,这么说,林远还能忍下来的话,他就是林远了。

      “哦,那我走了。”

      林远毫不犹豫的转身,顺便把玉佩也揣进了兜里。

      “喂,你站住。”慕婉云猛地站起来,看着林远的背影呵斥道:“把玉佩留下啊!”

      “本来我想留下的……”

      林远转过身,痞笑着上下看了看慕婉云,“可是现在我觉得,有个未婚妻也不错。”

      “混蛋。”

      慕婉云气的浑身发颤。

      她堂堂慕家大小姐,从小读最好的学校,吃穿用度从来都是完美的存在,更是以二十二岁的年龄,就稳坐万丰集团执行总裁的位置。

      这么优秀的她,追求、讨好的人不说一千,也有八百了。

      在这种情况下,一无所有、两袖清风的林远,又怎么有脸说这番话。

      “哦?”

      林远慢悠悠的转过身,“我不过好心来给你送玉佩,你呢?又是什么态度?”

      “我什么态度?”慕婉云差点被林远给气糊涂了,“我只不过是劝你认清现实而已,我慕婉云,虽然不是什么拜金女,可对于未婚夫的要求,也不会低到什么人都能臆想的。”

      “呵……”

      林远笑了,“那还真是巧了,我林远的未婚妻,也不会是什么狗眼看人低的女人,至于玉佩,我乐意,你管不着。”

      说完,林远拍拍衣服,像是担心沾上什么脏东西似得,“对了,记得下次见到我,叫未婚夫。”

      “你……”

      慕婉云恶狠狠的看着林远,“既然我们两看相厌,那么刚好,你把玉佩还给我啊!”

      “不还。”

      林远把玩着手里的玉佩,“我凭本事拿到的,为什么要还你,还是说,你就值五百万?”

      慕婉云微微一愣,咬牙切齿的说道:“无耻。”

      林远哈哈大笑,没有反驳,“未婚妻,老公我走了啊,不要想我哦。”

      说完,林远头也不回的转身走了出去。

      但是前脚刚迈出,林远立刻嗅到了空中的杀气,猛地回头,大叫道:“小心。”

      慕婉云还没反应过来,只见一道人影,就跌入了林远的怀抱,滚烫的胸膛贴着她涨红的俏脸。

      “你流氓……啊!”

      林远没有理会怀中的慕婉云,而是径直抱着她一个旋转,擦身避开了一把匕首。

      “这是什么?”慕婉云声音颤抖起来,这回可不是气的,而是被吓到了。

      林远冷声回答道:“匕首啊,有人想要你的命!”

      话音刚落,再次一个人影出现,朝着林远怀里的人而来,林远顺势把慕婉云放开,就在那人以为得手之时,殊不知,林远已经绕到了他的身后。

      ‘砰’几个呼吸之间,林远就将那人踩在了脚底下。

      “你是谁的人?”

      林远此时的气势太过强劲,脚下之人惊恐的抬头看了一眼,瞳孔一下放大许多倍,林远反应过来时,人已经没有了呼吸。

      这种一旦任务完不成,就毫不犹豫结束生命的做法,让林远很是熟悉。

      林远转头一看先前射过来的匕首,上面有一个‘殺’字,看来是华夏杀手组织前十名之一的七杀啊!

      七杀虽然在国际上没有存在感,但在华夏,可不是简单人就能够接触到的。

      若说他们冲着林远而来,根本不可能,来到东临市半年多,连组织都找不到林远,更何况小小的七杀。

      “你**了?”

      慕婉云的声音响起,立刻让林远想到了一个可能。

      这些人莫不是冲着慕婉云来的?

      “他是自杀的,而且……”

      林远还没说完,看向慕婉云时,瞳孔一缩,毫不犹豫的将慕婉云锁在了怀里,后者还以为又有杀手出现,也就没反抗。

      可下一瞬,林远的手便朝着胸口那两团丰盈抓去……

      ‘啪’随着巴掌声响起,林远也顺势从慕婉云的胸口衣服上拔出了一个小型的监听器。

      “你流氓无耻……”慕婉云看着林远手里捏着的监听器,骂人的话瞬间戛然而止,俏脸红的像是熟透了的苹果般。

      “看来有人盯上你了啊!”

      林远倒是不介意那一巴掌,只是这件事,开始有点好玩了。

      “你想想最近有没有得罪什么人,或者是,有什么人想要除掉你?”林远倒是不打算走了,毕竟之前的实力他拿出来了,相信慕婉云不是傻子。

      慕婉云沉思许久,“我爸在的时候,也没得罪过谁,他老人家糊涂了之后,我就更是兢兢业业,除非是有人惦记……”

继续阅读
Copyright © 1998-2020 //www.xkxs5.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