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XK小说网/都市小说/ 《超能保镖》全文免费阅读《超能保镖》小说最新章节

《超能保镖》全文免费阅读《超能保镖》小说最新章节

都市小说 奇热小说 2020-01-20 23:39:47 阅读(8)

      《超能保镖》是作者秀水蓝所著的一部很好看的都市小说,主角张阳。小说讲述了:张阳是兵王也是神医,本想回到都市找小师妹,却无意被卷入了豪门争斗。 不但桃花缠身,还被迫修古武,练异术,一步步踏上人生巅峰!

      《超能保镖》小说试读:

      云州市,“天涯海阁”宾馆。

      张阳洗完澡,刚从浴室里出来,就听到一阵刺耳的铃声,他眉头微皱,裹着浴巾走到床头,随手抓起电话放在耳边,还未开口,电话的另一端便传来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喂...帅哥,你想干我吗?一次五百,包夜一千,一条龙服务,姿势随便你挑,地点随便你选,我保证物超所值,让你一次爽个够...”

      声音很是悦耳,妩媚中带着几分妖绕,颇有些勾人心魄的味道。

      草...什么情况?张阳顿时一头恶汗!

      “可以车震吗?”愣了片刻,张阳咳嗽一声,笑着问道。

      电话中的女人一听有戏,马上喜道:“可以!当然可以!五分钟以后,我在宾馆门口等你,怎么样?”

      “没问题。”张阳笑道:“出了宾馆先左拐,再右拐,公共厕所旁边有辆自行车...”

      “你——”

      不等那女人发飙,张阳果断挂了线,眉宇间露出一股得意之色,暗道**妹啊干,咱可不是那种随便的男人!

      不一会,床头的电话再次响起。

      踏马...又想诱惑我?

      张阳有些不耐烦了,抓起电话就冷哼道:“我说姑娘,你能不能有点职业素养?再影响我睡觉,信不信我告你性骚扰?”

      “骚你妹!”

      张阳的话音刚落,电话那头陡然传来一声暴喝。

      张阳当场就惊呆了!

      “你...叶丽璇?”张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纳闷,这个母暴狼怎么会知道宾馆的电话!

      提起叶丽璇,张阳就有些莫名的心酸,如果说军区有两霸,那么,其中一霸是张阳的师父,另一霸便是叶丽璇,两个人都是粗暴蛮横不讲理。

      当初军区举行种子选手比赛,张阳只不过摸了下叶丽璇的屁股,这个母暴狼便一直纠缠不清,非要张阳娶了她。

      张阳之所以选择提前退役,返回云州市,除了奉师父之命,寻找失踪已久的小师妹以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便是躲避叶丽璇的逼婚。

      “怎么,没想到?”叶丽璇的声音依然那么尖锐刺耳,就像是汽车的发动机,震得张阳耳根子隐隐作痛:“张阳,老娘急着找你,是想告诉你,老娘怀孕了!”

      “什么?”张阳吃了一惊,道:“那...和我有什么关系?”

      “孩子是你的!”叶丽璇几乎是脱口而出。

      听到这话,张阳脸都黑了,正色道:“喂喂喂,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们之间纯洁的就像一白纸,你少拿怀孕吓唬我。”

      “吃干扒净你想赖账?哼,门都没有!”叶丽璇霸气侧露道:“有种你就跑,使劲跑!我警告你,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老娘也要把你抓回来给孩子当爹!”

      啪的一声。

      不等张阳解释清楚,叶丽璇就撂了电话。

      张阳那个汗啊,两个月前,送别战友的时候,他喝醉了酒,朦朦胧胧记得是叶丽璇送他回房间的,结果...第二天清晨,两个人就一丝不挂的躺在了同一张床上。

      不过,张阳可以肯定,他和叶丽璇之间是清白的!

      原因很简单,张阳是个孤儿,自幼被师父收留,一直跟随师父修炼混元真经,而修炼这门奇绝的功法,必须保持童子之身。

      “难道...叶丽璇真的怀孕了?如果不是我的,那么...会是谁的?”张阳越想越是头大。

      胡思乱想间,一阵凌乱的敲门声打断了张阳的思绪。

      这么晚了,谁啊?

      张阳走到房门口,打开门,还没来得及看,一个软绵绵的身子就躺倒在他的怀里,紧接着,一股清新的幽香混杂着浓郁的酒气充斥在鼻息间。

      张阳顿时一愣。进来的是一个女人,确却说,是一个醉酒的女人。

      女人长得很漂亮,一张精致的瓜子脸上略施粉黛,此刻喝醉了酒,脸蛋红红嫩嫩的,显得格外迷人。

      她的眉毛细致,睫毛卷长,干净纯粹的美眸此刻却有些迷离,让人心动,她穿着一身标准的OL职业套装,紧身的衣物把她妖绕的身段勾勒的玲珑有致,纤细的腰肢不盈一握,修长的双腿紧紧并在一起,****,环肥燕瘦,标准的S型线条让人只看一眼,就禁不住想入非非。

      呦...还是个美女!

      温软的身子在怀,张阳心底惊呼了一声,“好软。”随即摇了摇女人的肩膀,道:“哎,美女,你走错房间了吧?”

      “唔...”

      女人在张阳的怀里嘤咛了一声,抬起迷离的双眼,白皙的小手犹如一双灵动的小蛇,不由分说的开始拉扯张阳围在腰间的浴巾。

      “这...这也太快了吧?”张阳脑海中像是闪过一个霹雳,整个人呆若木鸡。

      醉酒女人趴在张阳怀里,撅着小嘴:“热...好热...”

      这女人,简直就是个夺命的妖精!

      张阳很是无语,这就是传说中的花花世界么?踏马...刚拒绝一个电话推销的野鸡,甩掉一头强势逼婚的母暴狼,屁大点功夫,居然又碰到一个刚进门就投怀送抱的绝色尤物。

      “求求你...救我...”女人往身后瞟了几眼,迷丽的眼神之中全都是畏惧之意,仿佛后面有人在追一样。

      张阳本来不想多管闲事,但是这么漂亮的姑娘,喝醉了酒,万一被别的男人抓去糟蹋了,实在是暴殄天物。

      于是,他点了点头,略微躬身,揽腰把女人抱进怀里,反身一脚将门带上,然后大步走向客厅。

      把醉酒女人平放在客厅的沙上,张阳转身倒了杯热水。

      沙发很软,顿时被醉酒女人压出一个大坑,她那曼妙的娇躯横陈在沙发之上,并且不断扭动着,整个人如一滩烂泥,浓郁的酒气和诱人的体香掺杂在一起,迅速弥漫到周围的空气之中,使得客厅里充满了暧昧的气氛。

      她好像真的很热,红唇张开,半闭着眼睛,两只小手不由自主的搭在胸前,胡乱撕扯自己身上的衣物。

      她穿的本来就不多,这一撕那还得了?随着嗤啦嗤啦一阵异响,胸前的纽扣顿时崩飞好几颗,白色衬衣往两边撩开,春光乍现。

      咕噜!

      张阳咽了口唾沫,手里的茶杯差点掉在地上,急忙摆手道:“姑娘,别脱了,快别脱了......我*!”

      醉酒女人神志模糊,根本不听张阳的劝告,三两下,就把衬衣往两边撩开,将里面那件粉红色的胸衣彻底暴露在张阳眼前。

      而胸衣内的景色,更是TM的美不胜收!乖乖......这是赤果果的诱惑,要人老命啊。

      面对这种惊心动魄的场面,说实话,张阳体内的雄性激素迅速滋涨,眼冒绿光,小心脏嗵嗵狂跳,身体不知不觉中就产生了某种神奇的化学反应。

      砰砰砰!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房间门再次被敲响,这次的敲门声十分急促,而且响亮得有些不礼貌。

      ***,晦气!

      突如其来的敲门声让张阳的心情一下子跌入谷底,飞快的穿好衣服,帮那个醉酒女人盖上被子。

      做好这些,张阳不紧不慢的打开了房门。

      门一开,只见门口站在两个高大的汉子,一个黄脸的男子盯着张阳,张嘴便问道:“小子,刚才是不是有一个女人进了你的房间?”

      “没有,你们谁啊?”张阳大刺刺的抱着臂膀,依靠在房间门口,正好挡住了那两个男人的视线。

      “三哥,跟他废什么话?”

      另一个蓄着小胡子的男子却是语气有些不耐,仰着鼻子看着张阳,臭骂道:“小**,给我滚开,我们自己进去搜搜。”

      “小爷的房间,小爷没有发话,孙子你想进就进?”被打扰了好事,张阳自然没给这两个人好脸色。

      “小子,敢这么跟我说话,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蓄着小胡子的男子脸色一变,右臂一动,就要一巴掌甩向张阳的脸上。

      张阳冷笑着,哪里容得了他的手掌落下?唰的一下,张阳的速度极快,鬼魅一般抓住了蓄着小胡子男子扬起的右手。

      小胡子的手掌被张阳抓住捏得咯吱咯吱响,他当即如同龙虾一般弓起了腰。

      歪着脑袋,小胡子额头上冷行直冒:“唉哟,疼,松手,再不松手信不信劳资弄死你......”

      “好吧,那我松手咯!”

      张阳笑眯眯的松开手,掌心却用了一股暗劲推出,那小胡子顿时失去重心,踉跄几步,扑腾一声当场摔了个狗啃尿,伴随着几声惨叫,被摔的满口鲜血,牙齿脱落了两颗。

      “找死!”

      眼见同伴吃亏,另一个黄脸男子扬着拳头怒气冲冲打上来。

      张阳二话不说,一侧身子,躲开对方的拳头,双手抓住那黄脸汉子的头发往外一拽,顺势往过道里狠狠一贯,黄脸男子的皮鞋飞上了天,一头撞在墙上,转瞬间鼻血狂涌。

      张阳上前一步踩住黄脸男子,冷声质问道:“你们是什么人?那个女人又是什么人?”

      “你......你是谁?”黄脸男子还没回过味来,昂着脖子,怒道:“小子,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在云州敢得罪我们,你死定了!”

      对方不说,张阳也不再问,直接一脚踩下去,黄脸男子的右脚踝骨咯啪一声就碎了,杀猪一般的惨叫声传出老远,回响在走廊内久久不能平息。

      片刻,张阳继续问:“怎么样,现在肯说了么?”

      黄脸男子趴在地上,眼睛滴流转,好汉不吃眼前亏,他呻吟道:“别打了,我说,我说......请柳总出来吃饭的是杰少,让我们下药的也是杰少,柳总就是柳婉玉,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本来挺顺利的,谁知道这个女人说去趟洗手间就再也不见人了,我们一路追到这里的。”

      哦?居然还下药了?难怪那女人这么热情。

      事情原委弄清楚了,早就从那漂亮女人身上的养眼和气质看出来了,能有这般气质的,显然不是一般女人能够具备拥有的。

      “怎么样?你们俩伤成这样,要不要点医药费?”张阳脚踩在黄脸男子的胸口上,笑问。

      “不......不要......”两个人脑袋摇得像个拨浪鼓。

      “真不要?”

      “真的。”

      “那......好吧。”张阳淡淡一笑,道:“你们不要,我要。大半夜的打扰我睡觉,你们得赔我精神损失费,我今晚没睡好,你们得赔我青春损失费,还耽误我明天工作,误工费......拿出来吧。”

      张阳一口气说了一堆损失,那表情,仿佛分分钟几百万上下的大老板一样,地上两个人目瞪口呆,满脸愤然,但相视一眼,乖乖的从钱包里掏出钱来。

      一叠钞票,差不多有三四千,张阳捏在手里,拍了拍黄脸男子的脑袋,笑道:“以后多来找我麻烦啊?”

      “不......不敢......”

      “还不赶快滚?”

      两个男子如得赦令,一溜烟似的爬起身,落荒而逃,连个屁都不敢多放。

      转手赚到几千大洋,足够两个月的花销了,张阳面露得意之色,把钱收好,然后关紧了房间的门,返回客厅。

      刚走没几步,张阳就意识到情形有些不对劲,于是抬头往客厅的沙发上瞧了两眼,而这一瞧不打紧,他当场就惊呆了!

继续阅读
Copyright © 1998-2020 //www.xkxs5.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