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XK小说网/现代言情/ 《婚情难负》全文免费阅读《婚情难负》小说最新章节

《婚情难负》全文免费阅读《婚情难负》小说最新章节

现代言情 奇热小说 2020-01-17 00:28:52 阅读(0)

  《婚情难负》是作者雪落初尘所著的一部很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主角霍遇北,苏漾。小说讲述了:为了报复苏漾逼走心尖上的人,两人结婚两年,霍遇北宁可在外寻欢作乐,招蜂引蝶,也不曾碰过她。 一场利益交换,他更是毫不犹豫把她送入高墙,却不经意将她推进了陆承骁的怀抱…… 一边是陆承骁的步步紧逼,一边是霍遇北的纠缠不放,新欢,旧爱,她该如何选择?

  《婚情难负》小说试读:

  八月,前一秒还是艳阳当空,下一刻已是暴雨倾盆。

  路边积了不少水,有车开过,车轮带起脏兮兮的水四下飞溅。

  苏漾端着柠檬水,秀眉微蹙,时不时看眼外面。

  她在等人。

  她穿着一套很保守的职业套装,长卷发落在浅灰色的秀肩上,边角微微湿濡。

  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快一个小时了,她的脸色渐渐变得难看,抿了抿唇,拿了包包准备离开。

  刚起身,就听到有脚步声传来。

  “不好意思苏小姐,久等了吧。”

  来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脸庞发福,肚子微凸,笑着时似温和无害,那双小眼睛里却满是精明。

  苏漾刚一转身,他的眼底就闪过一抹惊艳,似是随意的将一份报纸扔到一旁,叹息道:“这天气,说下雨就下雨,路上塞车一个多小时,苏小姐来的时候没下雨吗?”

  苏漾扫了一眼他身上,丝毫没有被雨水沾湿的痕迹,垂眸转移了话题。

  “刘经理,我今天约你,是想跟你再谈谈银河湾项目的合作,我们霍氏愿意再降低两个百分点,设计稿方面,我也会亲自上手。”

  一份文件递向了刘经理,刘经理眯眼看了会苏漾,却没有去接,笑了,“不着急,苏小姐,或者我应该叫霍太太,不如我们先来聊点别的。”

  “刘经理想聊点什么?”

  刘经理挑了挑眉,他双手抱胸,忽然看向了一旁的报纸,玩味的道:“如果不是有人提醒,我还不知道苏小姐已经嫁人。苏小姐为了霍氏这么拼,不知道霍总知不知道?”

  随着刘经理的视线,苏漾也看到了娱乐报纸头版头条上的男人。

  霍遇北,江城新起之秀。

  几乎占据了江城一半娱乐新闻的男主角,她的丈夫,此刻正跟别的女人吻得难舍难分。

  心像是被人捏住了,有些喘不过气。

  苏漾猛地移开视线,看向刘经理,“这些好像与我的工作无关,刘经理……”

  “苏小姐别转移话题。”刘经理笑眯眯的打断苏漾的话,一双眼睛里却满是别有深意,“我只是为苏小姐觉得有些可惜,毕竟苏小姐年纪轻轻,何必吊在一棵树上。江城后起之秀不少,苏小姐为什么不把眼光放得长远一点。”

  他话音一落,苏漾就蹙眉打量着面前的男人。他看着她的眼睛里虽然有惊艳和欣赏,却并没有**,对她应该不抱别的心思,可为什么……

  “刘经理今天来,并不打算跟我好好谈项目的事情吧?”苏漾抿唇开了口。

  刘经理笑了,“苏小姐猜得不错,我今天,还真不是来跟你好好谈项目的。”

  苏漾一愣,随即起身,“既然这样,抱歉打扰了。”

  她拿了包包,毫不犹豫的起身离开。

  刘经理看着她干脆利落的背影,想到来之前的那通电话,也不想把人得罪了以后被那人找麻烦,无奈的开口,“我今天之所以迟到了一个小时,是因为陆氏将银河湾项目收购了。苏小姐以后要谈,也只能去陆氏谈了。”

  苏漾脚步顿了顿,径直离开。

  刘经理眯眼看着她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咖啡厅门口,那身呆板的职业套装丝毫不掩苏漾完美的身材,再加上那样一张精致的脸,难怪那人念念不忘。

  刘经理咋舌。

  ……

  外面还下着雨,苏漾想也不想的直接走进了雨幕。

  银河湾项目她跟进了将近两个月,却依然没有结果,婆婆已经在她耳边念叨了好久。

  现在突然被收购,霍氏还有没有机会?

  脑海里,忽的浮现刚刚报纸上那香艳暧昧的一幕,苏漾死死的拽紧双手。

  今天是她和霍遇北结婚两周年的纪念日,看到路旁今晚要放映的情侣档电影,苏漾咬了咬牙,进去买了两张。

  回到家时是下午五点,保姆迎了上来,“少奶奶,你回来了。”

  “嗯。”苏漾点头,视线落到玄关处的那双黑皮鞋上。

  张妈暧昧的笑,“太太去隔壁王太太家打牌了,先生刚刚回来,抱着一大捧玫瑰,让少奶奶你回来了就去他书房。”

  苏漾愣了愣。

  “啊!少奶奶,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浑身都湿了,快上楼洗个热水澡。”

  张妈才发现苏漾浑身的湿漉。

  苏漾点头,上了楼。

  经过霍遇北书房时,她脚步下意识顿了顿,闭眼走了过去。

  匆匆的洗完澡,苏漾特意撇开了那些一丝不苟的工作装,穿了一件浅蓝色的及膝连衣裙。

  她还记得霍遇北说过,她很适合蓝色,穿上像是澄碧的天空。

  想到等会要跟他说的事情,攥紧了双手的电影票,苏漾忽然有些紧张。

  走到书房门前,还不等她敲门,房门先一步被打开。

  霍遇北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口。

  他五官俊美却神色冰冷。因为刚刚洗了澡,头发还有些湿濡,衬得那双狭长的眼眸更显得凌厉。他已经又换上了一套西装,棱角分明的线条让他身材更加颀长,整个人天生就透着一股清贵。

  “下午干什么去了,回来了怎么不立马过来?”

  苏漾耳朵下意识的热了热,“刚刚我回屋洗了个澡,下午,我跟刘经理谈了银河湾项目的事情,他说——”

  话还没有说完,霍遇北已经转身进了里面,留给苏漾一个不耐烦的背影。

  苏漾声音卡在嗓子眼里,良久,才跟着走了进去。

  结婚后,霍遇北就将书房改成了他的卧室。整个是深咖色的暗色调,大气又华贵。能并排睡四人的大床上,放着一个包装精致的盒子,盒子旁边,一大捧火红的玫瑰娇艳欲滴。

  苏漾看着那捧玫瑰,心软了软,抬手要帮男人整理领带。

  “遇北,我以为,你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因为那份报纸带来的委屈消散不少。

  苏漾刚刚抬手,霍遇北却蹙眉躲开,“什么日子?”

  视线顺着苏漾看过去,看到那捧玫瑰和礼盒,他眯了眯眼,似笑非笑的看向苏漾,“你不会以为,那捧花和礼物,我是要送给你吧?”

  苏漾一怔,一股突如其来的狼狈让她浑身僵硬。

  刚刚张妈说霍遇北带了玫瑰回来时,她心里确实有着期待。

  可早就知道不可能的不是么?

  “遇北,今晚芙蕖路有一场电影,我路过那边买了两张电影票,等会我们一起过去看看吧。”

  苏漾深吸了一口气,仿佛没有听到霍遇北刚刚说的话。

  霍遇北整理领口的手顿了顿,从穿衣镜里,能看到他脸上冰冷的笑意。

  “苏漾,你还真是能粉饰太平。”

  苏漾的神色有了丝勉强,手指死死的攥着兜里的电影票。

  “啪”的一声,一沓照片扔到了她面前的茶几上。

  “别把大家子里的那些肮脏手段用在我的女人身上,柳柳的事情你能让她不敢追究你,是你的本事,但我不希望再有下次。”

  霍遇北的语气十分寒凉。

  苏漾愣了愣,看向那沓照片。照片里的男人很多,女人只有一个。她被捆得结结实实,狼狈的歪倒在沙发上,身上的衣服几乎被扒光,满脸恐惧的看向周围不怀好意的男人。

  那个女人,苏漾认识,是刚刚提拔为设计部主管的柳然,也是……那张报纸上出现的女人。

  今天离开公司去赴刘经理的约时,她听到有同事说她被绑架了,她只当开玩笑。

  苏漾脑子里的那根弦“嗡”的一声断掉,她拦住了抱起玫瑰的男人,眼眸瞪大,“霍遇北,你什么意思?”

  男人低头看了一眼腕表,抬起头再看向苏漾时,脸上除了不耐还有冰冷,“我以为你会收敛,没想到会变本加厉。苏漾,你要婚姻,我给你了,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我,我不知道,柳然被绑架的事情——”

  “如果你想要我的人,抱歉,对着你,我还真的硬不起来,如果你想要我的心——”

  “霍遇北,我说了,我不知道柳然被绑架的事情!她被绑架跟我无关!”

  在男人要说出更难听的话之前,苏漾闭眼打断了他的话。

  她脸色苍白得仿佛下一秒就要死去。

  霍遇北的脸色更是难看到极点。

  “你当我是傻子吗?柳柳不知道你霍太太的身份,我知道。上一个女人被你直接赶出了江城,上上个被你从楼上推下摔断了腿,现在到柳柳时,你已经没耐心到要直接毁了她吗?!你知不知道,要是我晚去一秒,她就被你叫去的人轮J了!”

  霍遇北眉眼冷沉,“不过,就算你让人上了她,在我眼里,你也不比她干净!”

  “霍遇北!”苏漾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这些年来的委屈和痛苦,让她忍不住的嘶喊出声,“在你心里,我就这么不堪吗!我没有动过你说的那些人,她们的遭遇,都跟我无关!”

  她脸颊瘦削,衬得一双翦水秋瞳更大,只是此刻,她的眼里却盛满痛苦。

  霍遇北脸色阴晴不定,可想到柳然在他怀里瑟瑟发抖却不敢指责苏漾的模样,他心里蓦地升腾起一股恼怒,直接将面前的女人推开。

  “你简直比我想象中更加狠毒!”

  “砰”的一声,苏漾跌倒在地上。

  霍遇北却只冷冷的看她一眼,随即捧了玫瑰和礼盒,朝外走去。

  苏漾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爬起往前一步,扣住了他的手臂。

  “这么晚了,你还要去哪里?”

  霍遇北眸子冰冷,“让开!”

  苏漾眸底有雾气缭绕,她举起自己左手,一枚钻戒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霍遇北,我很好奇,当初你为什么要送我这枚戒指?”

  霍遇北脸带嘲讽,没看她,径直越过她离开。

  “这两年来,我在你心里究竟算什么?!”

  苏漾再也忍不住的朝他大喊。

  这两年,她从没有过过一天幸福的日子,每天看到的,都是他跟不同女人出双入对的绯闻。

  霍遇北的脚步一顿,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他接起。

  书房的门没关,透过半掩的门缝,苏漾能看到霍遇北温柔了的眉色,有轻佻暧昧的嗓音传来,“小妖精,等会你就知道我要怎么收拾你了。”

  一点一点的滑坐到地上,苏漾将头埋进膝盖,却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站起身,将手中的两张电影票扔进**桶,看也不看一眼,摇晃着身子回了卧室。

  ……

  早上起来,苏漾看着镜子里两只明显的黑眼圈,一阵恍惚。

  她明明只有二十三岁,可心态却仿佛三十二岁一般。

  昨天是她和霍遇北结婚两周年的纪念日,他抱着礼盒和玫瑰花去与别的女人共度浪漫的一夜,只留给她一室冷清。

  苏漾拿了粉底液遮住憔悴的脸,随后挑了一套浅咖色的工作装,虽然衣服呆板,可V领和收腰的设计,却更衬得她身材纤瘦却姣好。

  换好衣服,下了楼。

  婆婆谭宁正蹙眉跟张妈交代着什么,看到她下楼,不着痕迹的将一份娱乐报纸塞给张妈,朝苏漾走了过来。

  “漾儿,起床啦。”

  “恩。”

  苏漾看向玄关处,地毯上空空的,除了她那双高跟鞋。

  谭宁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知道苏漾在想什么,有些尴尬,想为自己儿子辩解几句,苏漾却先一步的道:“妈,我早上有点事情,就不吃早餐了。”

  说完,穿上鞋,直接拉开门离开。

  苏漾知道婆婆想对她说什么,当初与霍遇北的婚姻,是她极力促成的。这个家里,大概也只有她才是真心希望两人能过得好的。

  只是现在,她不想去听那些再也不相信的解释。

  到了公司,苏漾直接去了办公室,刚坐下没多久,柳然的助理张助理就敲门进来。

  “总监,这里有一份文件需要您签字。”

  见张助理欲言又止,苏漾漫不经心的道:“还有什么事?”

  张助理立马道:“是柳主管,她说她最近受了惊吓请三天假,您看……”

  柳主管柳然是霍遇北亲自提拔到设计部的主管,也是昨天苏漾被霍遇北误会绑架了她的那个人。

  签字的动作一顿,苏漾很快面无表情,“公司不需要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员工,让她直接去人事部结算工资。”

继续阅读
Copyright © 1998-2020 //www.xkxs5.com/ All Rights Reserved